第四十章 登基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娄太后到了宫中之后,孝瑜所熟识的宫女便装做不经意流露了几句模棱两可的话,这反倒令太后起了疑心,她怀着将信将疑的心情踏进了皇上的寝宫,一见皇上病入膏肓的样子,不由心痛难忍,暂时忘记了孙子的事。

  皇上依然处了半昏迷的状态,在听到自己母亲的声音后倒是醒了过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心情激动的原因,他的精神稍稍为之一振。娄太后和他说了几句体已的话以后,忽然想起了济南王的事情,于是便开口问道,“济南王现在在何处?”她的话音刚落,皇上的脸色就微微一僵,却没有回答。

  她连问三遍,皇上都没有回答,后来干脆扭过了头去。娄太后心里一沉,立刻明白了之前所听到的都是千真万确。

  自己已经千叮嘱,万嘱咐,让皇上千万要留济南王一命,没想到皇上还是这么狠心……一想道孙子皇位被夺不说,最后还死于非命,老太太心里的火腾的一把就冒了起来,她蓦的站起身来,指着皇上骂道,“你还是杀了他!好好好,我也不说什么了,你还是死了吧,死得好!”

  看着母亲怒冲冲的拂袖而去,皇上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全身却不停地颤抖起来……

  娄太后当天一怒之下就去了晋阳的王宫。这之后,皇上的病情迅速恶化,很快就到了弥留之际。一直到了第五天的傍晚,皇上忽然下旨传召了众亲王立即进宫。

  不知是不是巧合,当天晚上邺城忽然起了一阵怪风,萧瑟的风吹得人心里竟然有种莫名落寞感。

  长恭和几位哥哥赶到宫里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堆亲王里犹如鹤立鸡群的九叔叔。高湛看到她时只是微微对她点了点头,又望向了寝宫内。

  长恭敏锐的察觉到,虽然九叔叔脸上的神色和往常一样,但眼中似乎极快的掠过了一抹淡淡的紧张和——兴奋。

  “皇上不会是……”

  “唉,多半是……等着吧。”

  四周响起了众亲王七嘴八舌的声音,长恭忽然也觉得有些心烦意乱,皇上把他们都叫到这里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快不行了吗?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望了一眼太子高百年,只见他神色黯然,眼眶微红,一脸的担忧之色。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只见皇上的内侍从寝宫里匆匆出来,一直走到了高湛的面前,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哀戚,低声道,“长广王,皇上让您进去。”

  他的话音刚落,众人哗然。看了那个内侍的脸色,大家心里更是明白,皇上只怕是时候不多了,这现在进去的人说不定就是最后见到皇上的人,可是,这个人居然不是太子高百年,而是长广王高湛!

  高湛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就跟着内侍进了寝宫。

  皇上一见他进来,立刻支起了身体,并摒退了周围所有的宫女和内侍。高湛上前行了礼,低低叫了一声,“皇上。”

  皇上苦笑了一下,“小九,你我还用得着这样拘礼吗?”

  高湛看他脸泛红光,精神奕奕,心里猜测这可能是他的回光返照,于是又上前了一步,道,“不知皇上让臣弟进来有什么事?”

  “小九,以你的聪明,难道还猜不出来吗?”皇上望着他,“自然是和你商量由谁来继承这个皇位。”

  高湛低下了头,“皇上你福寿绵长,现在说这些似乎有些早……”

  “小九,这个时候你就别说这些虚话了,”皇上忽然打断了他的话,似乎有些恼意,“朕再问你一次,该由谁来继承这个皇位?”

  “自然是太子殿下。”

  “高湛,你过来!”皇上似乎真的恼了。

  高湛缓缓地走到了皇上的身边,坐了下来。寝宫内的烛火轻轻摇曳着,半明半暗的光线将他的脸笼罩得一片朦胧。

  “朕已经写了遗诏,”皇上指了指案几上的一个檀木盒子,“下任皇帝的名字就写在那里,小九,你就不想去看看朕写了谁的名字吗?”

  高湛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渐渐地,唇边勾起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皇上,我不用看也知道。”

  “哦,是谁?”

  他薄唇轻启,吐出了两个字,“高——湛。”

  皇上愣了一会之后哈哈笑了起来,“既然这样,你也该知道为什么我会写你的名字……”

  高湛的脸上还是一片沉静,“皇上有前车之鉴,深怕就算传位于太子,他也坐不稳这个位置,就好像——济南王高殷。要让太子坐稳这个位置,除非先杀了我。但是皇上一向仁慈,光是杀了一个济南王,已经夜不能寐,后悔不迭,况且如今我在朝中势力也非同一般,因此,六哥才想了这么以退为进的一招,”他的目光如刀刃一般凌厉,“皇上是想以这个皇位保你妻儿安全吧。”

  ======================

  皇上的瞳孔一缩,脸色瞬间苍白,却不知为何,又轻轻地笑了起来,“小九,你真是了解我,只不过,你还是猜错了一件事。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你。”

  不等高湛说话,他又继续说道,“小九,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的那年冬天,我正好八岁,你只有三岁,当时母后对我说你是我弟弟时,我心里欢喜极了,因为我还从来没有过那么美丽的弟弟。只可惜,你的性子凉薄,一直都难以接近,直到先皇去世之前,你忽然派人送信给我,说是愿意助我一臂之力,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缓了一口气,声音明显微弱了几分,“我明白你想些什么。你借用了我的力量,名正言顺除去了济南王和一帮子汉臣,现在,时机成熟了,你想拿这个位子了。小九,我就顺了你的心意,我把这个位子——给你。”

  高湛沉静的表情似乎出现了一道淡淡的裂痕,他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望向了皇上,低声道,“六哥……原来你……我……”

  皇上忽然蓦的抓住了他冰冷的手,低声恳求道,“九弟,我的儿子高百年没有罪过,希望你能将我的妻儿安置一个好去处,千万别学我啊……”

  高湛握紧了他的手,冷涩的感觉从指尖一直传到了他的心底。孤独如清清的月光悄悄漫过了他的全身。

  “我答应你,六哥。”

  皇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才慢慢阖上了双眼——

  长恭一直焦灼不安地往寝宫里张望着,皇上把九叔叔单独叫了进去到底是为什么?怎么连太子都不让进,偏偏就让九叔叔进去呢?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心里蓦的一惊,不会是皇上看出了什么端倪,趁着临死前做出什么对九叔叔不利的事吧?

  一想到这里,她更是坐立不安。

  就在这时,寝宫里忽然响起了一片哭声,接着就是混乱的脚步声,大家面面相觑,心知不好。果然,只见皇上的内侍跌跌撞撞地跑了出来,哽咽着冲着众人说道,“皇上,皇上驾崩了!”

  众人顿时一片悲泣,这其中,有真心,也有假意,不过高演生前为帝,深得民心,也颇为照顾同宗同族,无论怎样,还有不少人的确是真心难过的,不过这种难过更多的来自于对未来的不安,而不是来自于一个亲人的逝去。

  长恭心里也好像被什么抽空了一般,脑海中却不停出现自己杀了那个士兵的一幕,她也是帮凶,她也是……

  “王内侍,皇上的遗诏呢?是否是由太子即位?”立刻有人提出了这个最为关心的问题。

  王内侍抹了一把眼泪,“皇上下了遗诏,由——长广王继统为帝。”

  众人顿时愣在了那里,不知该做什么反应。半晌,总算有人不满的开了口,“怎么不是太子?凭什么是长广王?”

  那人一开口,其他人也纷纷符合。倒是太子静静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犹如置身事外。

  “凭什么?”高湛缓缓步出了宫殿,手持遗诏,冷冷环视了一遍众人,“莫非有人质疑皇上的遗诏?”他那冷若冰霜的面孔,若隐若现的腾腾的杀气,从容不迫的态度,以及那高贵淡漠的冷凝气质都如同王者般不怒自威。

  众人立刻噤声,再不敢多说半句。

  长恭抬头望着高湛,脑海中却只有一句话在不停回响着,他是皇帝了,九叔叔是皇帝了……此刻仿佛只剩天地穹庐之间这一抹若有若无的苍凉,和她心底一缕如春蚕抽丝般的惆怅。

  月光冷冷的,却白得象新纺的雪缎,窗外的梧桐被大风吹得哗哗作响。

  皇建二年,孝昭皇帝驾崩,时年二十七。

  同年,长广王高湛于邺城南宫即位,是为北齐武成帝,改元大宁,时年二十二。封孝昭皇帝太子百年为乐陵郡王,诏大使巡行天下。

  (第一部完)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热门小说推荐

  • 簪中录-侧侧轻寒

    最新章节: 第186章 二十一永生永世(三)
    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落地狱,从名满天下的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通缉犯。朝堂之上,他贵为皇子,却身受诅咒,周边时刻埋伏巨大谜团,死亡萦绕不褪。他成了她的主人,两人抽丝剥茧,探寻谜底,真相就在眼前,但又难以触摸。簪中录小说是侧侧轻寒所著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描写了女神探黄梓瑕从被人诬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监,通过调查案情终于洗清冤屈成为了夔王妃的曲折离奇经历。簪中录小说改编电视剧《青簪行》,由杨紫、吴亦凡主演。

    侧侧轻寒05-15 完结

  • 娇娘医经-希行

    最新章节:第679章 认亲
    程家的傻子丫头突然会治病了?而且非必死之症不治?这是神马操作! 她的病人来头越来越大,病也越来越古怪,但是她总是能够治好?这里一定有古怪! 不和自己医治过的病人成亲?这是什么理由?这里一定有问题!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问名字就昏迷不醒?这是什么? 那我就去找到你的名字,把你叫醒!程昉,快醒醒! 醒来你就是我的了!

    希行07-27 完结

  • 皇后策-谈天音

    最新章节:番外:黑鸽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你不知我是金枝玉叶,我也不知你乃凤隐龙藏。凡尘少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起先,是为了成全相思。而今识尽愁滋味,你俯瞰九州,拍遍阑干,白马西风,笑傲汗青。我立于中宫,望海潮起,红粉青山,浩然长歌。一唱神州,大地苍茫,何处是家乡?故国帝裔,闲梦江南,雨声萧萧,笛曲幽幽。二唱兴亡,长江滚滚,天下归何人?霸业之主,登临高台,天地悠悠,千古怆然。三唱枭杰,群豪荟萃,英雄谁敌手?风流人物,唱破阵子,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皇后策,君王侧,定风波,平乾坤繁华俱往矣。最终,你我成全了的是什么?

    谈天音05-22 完结

  • 大清相国-王跃文

    最新章节:《大清相国》书评:“大清相国”陈廷敬的为官韬略
    完美大臣陈廷敬辅佐康熙长达半个多世纪,成为康熙朝的一代重臣。历经明珠被削权罢相,索额图身死囹圄,徐乾学去官之后郁郁早逝依然深受康熙信任,当中有何奥秘?

    王跃文09-0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