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婚后(2)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第三则

    为了核定一份考成,陆绎出门数日,走了一遭江宁府。回到京城,正是满城柳絮飞舞之时,他将公务交接妥当,便往家中去。

    今夏正在书房内,埋头正写着什么,听见他的脚步声,抬首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继续埋下头,继续写。

    升了捕头,架子也大了?陆绎皱了皱眉头,绕过桌子,低头看她在写什么……

    “朴刀磨损,这也要写格目?”他奇道。

    今夏写完最后几个字,搁下笔,起身抱住他的腰身,无比委屈道:“六扇门新来了一位陈主事,也不知是什么来头,总捕头对他是言听计从,可苦了我们了。”

    “嗯?”

    陆绎揽住她,颇有兴趣地听她抱怨。

    “这位陈主事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来就说了,六扇门经费紧张,开源难度太大,只能从节流上想法子。这不,连朴刀缺了口,都必须写详细格目上报,经过审批,查验,确定无法再用,才能换刀。”今夏靠着他抱怨,“我手下有两名弟兄要换刀,我只好替他们写格目。”

    听罢此事,陆绎虽同情,但也只能做到同情而已。

    “从你们身上能省出几个钱来,”他笑着摇摇头,“得想法让户部多拨点银子才是正理。”

    今夏抬头看他,不满道:“银子都拨到你们锦衣卫那里去了。”

    陆绎失笑,将她揽得再紧些,闲闲问道:“为夫我离家数日,想我了么?”

    “啊……”

    “啊什么,怎得,压根就把我抛诸脑后了?”

    “不是,主要公务缠身,实在是忙、太忙!还请多多见谅……你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今夏讨好朝他笑道。

    “就一碗面?”

    “晚上我还得去巡街。”今夏看了眼屋里的西洋钟,急道,“哎呀,过会儿就该换班了,我还得先把格目送过去。要不你去大杨家蹭顿饭?”

    陆绎睇她,不吭声。

    今夏掂起脚尖,笑盈盈地亲了亲他,下一刻被他腾空抱起,径直往里屋行去。

    “不行,我就快赶不及……”

    她的话未说完,便似被什么堵住一般。

    屋内屋外,春光正好。

    梆子咚咚咚地敲过三下,已是三更天。

    料峭春寒,冻得今夏脚发麻,原地跺了好几下。

    “夏爷,我们去那边看看。”两名手下的弟兄指着东大街朝她道。

    “去吧,这边我看着。”

    东大街此时还有不少吃食店,估摸着他们想去吃口热乎的,今夏心知肚明,倒也不拦着他们。

    转过身,独自一人走了两步,便听见身后有人笑道:

    “你不饿么?不叫他们给你带点吃的?”

    今夏转身,看见陆绎含笑而立,寂静的街道,他的笑容显得那般温暖。

    “你怎么来了,大半夜的。你出远门才回来,该好好歇着才是。”今夏口中虽然这么说,心里眼里却满满是笑意。

    “我也有公务。”

    今夏一愕:“什么公务?”

    陆绎笑而不语。

    此前往东大街的两名捕快行过来,先朝陆炳施礼,然后向今夏禀道:“我二人想去城隍庙那边看看,但是那边太暗,得点灯笼才行。”

    “嗯?”今夏没弄明白他们到底想说什么。

    “夏爷,您忘了?陈主事说了,夜里头巡察用的灯笼,里头用的蜡烛也得节约,我二人方才想了半日,也没想起来按规矩,蜡烛究竟是用八分粗,还是一寸粗?”

    今夏愕然:“……用蜡烛也定了规矩?!”这位陈主事真是能把人逼疯。

    陆绎为了忍住笑,只好稍稍别开脸。

    “让我想想,你们先去巡亮堂些的地方。”她只好道。

    待两名捕快走远,今夏才把陆绎的脸转过来:“你还笑!现下知晓六扇门有多抠门了吧。那位陈主事还发话,出差补助减了一半,真是没活路了!”

    陆绎笑道:“头回见你就缺钱,现下嫁了我,还在整日为银钱着急。干脆,我把你调到南镇抚司来,何必留在六扇门。”

    “不要!”今夏立时拒绝。

    早知她会如此说,陆绎笑着摇摇头:“想出来没有,蜡烛究竟是八分还是一寸?”

    “……”

    “想不出来,为何不去问问陈主事。”他出主意道。

    今夏一楞:“现下?可……已过三更了,恐怕他已经睡下了吧。”

    陆绎不以为然道:“你不是还在巡街么?”

    “……说得也是。”

    陈主事所住之处,距离此处倒不远,今夏偏头想了想,果然去叩了陈主事家的门,咚咚咚敲得甚是响亮。

    过了半晌,才有一位家仆来开门。

    今夏亮出制牌,朝家仆有礼道:“六扇门捕快,有事找你家老爷,公事!”

    家仆糊里糊涂的,以为是什么大事,赶紧去唤陈主事。过了一会儿,衣袍不整的陈主事匆匆忙忙赶过来,急问道:“出什么事?”

    今夏朝他一拱手,故作诧异道:“咦,陈主事,您不会这么早就睡下了吧?您不是一直都说为了六扇门,日日废寝忘食,苦寻开源节流之法么?”

    陈主事生生忍住一个呵欠,问道:“是,我还没歇下,正看六扇门往年账目。”

    于是,今夏十分有礼地询问关于夜间蜡烛粗细的事宜,并道:“他们还叫我莫来打扰陈主事,我跟他们说陈主事为了六扇门殚精竭虑,得知我们都是为了节俭行事,定然不会计较。”

    寒夜风凉,陈主事裹了裹身上的衣袍,勉强道:“……当然不会。”

    今夏遂拱手告辞,听得身后门户关闭的动静,才一溜烟跑过街角,扑到陆绎身上大笑出声。

    “对了,还有件事我忘了问……”她玩不够,想着再去一趟。

    陆绎一把拽住她:“现下别去了,我们先吃碗小馄饨,暖暖身子。”

    今夏玩心未泯:“我再把他叫起来一趟就去吃馄饨。”

    “等我们吃过馄饨,他也差不多睡着了,那时候再去。”陆绎道。

    “……”

    今夏骤然觉得,论起戏弄人,他着实比自己高明一筹。

    第四则

    正是三月初,陆绎领了月俸回家来,今夏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地看着。

    “拨给南北镇抚司的银子,若能分两成给六扇门,六扇门也不至于这么憋屈。”她看着银子叹气,“人穷志短,真是一点没错。”

    陆绎好笑,朝银子努嘴道:“使我的银子,不好么?”

    “不是不好,可我想你使我的银子!”今夏昂昂头,“明日六扇门就发月俸了,到时候我请你吃顿大餐!”

    “行,听说醉仙楼的八宝鸭做得不错,正好去尝尝。”陆绎笑着点头。

    次日,陆绎刚进家门,便问管事夫人可回来了。管事刚要回答,两人便听见门外传来今夏艰难的声音。

    “快来……帮忙……”

    以为出了什么事儿,陆绎一个箭步冲到门外,顿时愣住:今夏拖着一辆板车,正奋力往家挣,车上堆了满满的物件,层层叠叠。

    他忙上前帮着她把车拉过来,停在门口,才问道:“你这是……把六扇门洗劫了?”

    今夏沮丧地看着他:“六扇门缺银子,发不出月俸,这一车的物件就是拿来抵月俸的,说是让我们自己拿去卖,他们核算过,换成银两正好是四两银子。”

    “……”

    陆绎行到车旁,仔细看了看上头堆放着的东西:瓦罐若干、咸鱼若干、香菇若干、还有棉花……等等一些令人想都想不到的东西。

    今夏扁着嘴,站在一旁咕哝道:“……八宝鸭吃不成了。”

    示意管事帮忙把这些乱七八糟的物件都拿进去,陆绎顺手拿了个咸鸭蛋,朝她笑道:“正好,这几日有点上火,煮点清粥,切个咸鸭蛋,挺好。”

    “……挺好?”

    “挺好。”

    陆绎肯定道,拥了她肩膀进门去。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热门小说推荐

  • 簪中录-侧侧轻寒

    最新章节: 第186章 二十一永生永世(三)
    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落地狱,从名满天下的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通缉犯。朝堂之上,他贵为皇子,却身受诅咒,周边时刻埋伏巨大谜团,死亡萦绕不褪。他成了她的主人,两人抽丝剥茧,探寻谜底,真相就在眼前,但又难以触摸。簪中录小说是侧侧轻寒所著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描写了女神探黄梓瑕从被人诬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监,通过调查案情终于洗清冤屈成为了夔王妃的曲折离奇经历。簪中录小说改编电视剧《青簪行》,由杨紫、吴亦凡主演。

    侧侧轻寒05-15 完结

  • 娇娘医经-希行

    最新章节:第679章 认亲
    程家的傻子丫头突然会治病了?而且非必死之症不治?这是神马操作! 她的病人来头越来越大,病也越来越古怪,但是她总是能够治好?这里一定有古怪! 不和自己医治过的病人成亲?这是什么理由?这里一定有问题!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问名字就昏迷不醒?这是什么? 那我就去找到你的名字,把你叫醒!程昉,快醒醒! 醒来你就是我的了!

    希行07-27 完结

  • 皇后策-谈天音

    最新章节:番外:黑鸽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你不知我是金枝玉叶,我也不知你乃凤隐龙藏。凡尘少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起先,是为了成全相思。而今识尽愁滋味,你俯瞰九州,拍遍阑干,白马西风,笑傲汗青。我立于中宫,望海潮起,红粉青山,浩然长歌。一唱神州,大地苍茫,何处是家乡?故国帝裔,闲梦江南,雨声萧萧,笛曲幽幽。二唱兴亡,长江滚滚,天下归何人?霸业之主,登临高台,天地悠悠,千古怆然。三唱枭杰,群豪荟萃,英雄谁敌手?风流人物,唱破阵子,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皇后策,君王侧,定风波,平乾坤繁华俱往矣。最终,你我成全了的是什么?

    谈天音05-22 完结

  • 大清相国-王跃文

    最新章节:《大清相国》书评:“大清相国”陈廷敬的为官韬略
    完美大臣陈廷敬辅佐康熙长达半个多世纪,成为康熙朝的一代重臣。历经明珠被削权罢相,索额图身死囹圄,徐乾学去官之后郁郁早逝依然深受康熙信任,当中有何奥秘?

    王跃文09-0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