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涂筱柠想要孩子的想法不是突如其来的, 是从婆婆离开后就开始萌生了,再加上今天得知饶静怀孕触动了她心底的柔软,她觉得如果他们俩也有个孩子, 这个家兴许就会变得热闹一些, 而且他的孩子, 该多好看多聪明啊,这基因不用都可惜了。

  只是最后他却说再等等。

  涂筱柠心底一阵失落, 但也知道他做什么事都有他的考量, 饶静走了部门就只剩下三个人了,即便行里会补充新人也要有一段时间,她这个节骨眼上再怀孕, 部门肯定乱成一锅粥, 而且她现在又是个话题人物,一怀孕正好,又会被七嘴八舌不懂传成什么样呢。

  所以他说等等就等等吧,涂筱柠后来也就没再纠结, 只在心里暗戳戳地想。

  人家为你可是放弃了几个亿,你却吝啬得连一颗精子都不肯给。

  饶静真的是要走了,纪昱恒最终同意她的离职并将辞呈替她递入分行人资,很快她就进入了离职程序,审计部门开始对她内审, 而她的客户也如数转入涂筱柠名下。

  赵方刚是最哭爹喊娘的, 他跟饶静的同事情比涂筱柠还早, 饶静的离开看得出他是真难过。

  “什么神仙男人让你连大好的前途都不要了?”他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在他看来为了所谓爱情放弃前途的人都是傻逼, 没想到一向精明的饶静也头脑发昏地一脚踏进这个坟墓里。

  “我不走, 怎么给你腾位?”饶静收拾着东西反呛。

  她这说的也是实话, 她在部门一天,赵方刚就总比她矮一头,只有她走了赵方刚才能上位,而且以他的能力和社交,后期发展只会势不可挡,越来越好。

  “别扯这些,我赵方刚既不吃软饭也不需要人让路,你不走我还一直有个竞争对手,你他妈一走我突然就觉得我没了价值。”赵方刚也直言不讳。

  饶静笑笑,“你怎么会没价值呢?你是老大的得力干将。”

  “可是他的右臂没了,只剩我一个左膀也是大伤啊。”

  饶静环顾办公室,“亏得逢生不在,不然这话被他听了多伤人。”

  “逢生性子温吞,不够狠,不过小涂嘛。”赵方刚又开始打量涂筱柠,“还是可以培养一下,不如从今天起小涂你就转投我门下,拜我为师如何?”

  涂筱柠头抬都没抬,“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师父只有饶姐一个,绝不做背叛师门之事。”

  “诶嘿,你个小丫头片子!”赵方刚受伤了,而且是内伤。

  饶静笑得开心,“以为我走了就翘得动墙角了?小涂可一直是我的人。”

  “是是是,你的人你的人。”赵方刚说着撸撸袖子。

  “干嘛?要打架啊?”

  “不,我要给你一个革命战友情的拥抱,同时祝贺你从职场女强人的坑里跳向另一个家庭主妇的大深坑,希望以后再见姐姐你别变成了欧巴桑。”

  饶静扔过去一个订书机,手叉腰又像平时骂他,“要死啊你,谁欧巴桑,你才是,你全家都是!”

  办公室依旧欢乐如常,只有涂筱柠心里不舍,因为她知道,随着饶静的离开还会有人离开,他们终会别过,而这样的日子只能成为珍贵回忆,兴许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她默默看着自己多出来的客户清单,并没有多少欣喜若狂,因为那都是饶静的心血,虽然是她心甘情愿给的,可她也无法拿的心安理得,她知道转正这条路自己走会很难,可她不想成为跟元娇一样的人,她想靠自己,看看到底能在这条路上走多远。

  她抬头望向湛蓝的天空,耳边依旧是饶静和赵方刚的打闹声,时间却在眨眼流逝。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或同事,或朋友,或亲人,所谓成长就是有得也有失,喜忧总参半,人生总在相遇与告别,而你能做的只有继续埋头向前走。

  ——J夫人

  涂筱柠又投入了狂热的营销跑客户,连赵方刚都说她现在是营销小达人。

  今天要跑的这家客户是做广告的,跟她的客户有合作关系,人家老板要做个小额贷款资金周转一下,就顺便介绍给她了。

  这广告公司规模也不大,不过老板一直挺忙,经常出差,会计今天才联系她说老板回来了,下午可以去。

  涂筱柠就带着材料上门了,她按照会计发的地址开车来到人家公司楼下,看看门头。

  ——晖煌广告

  她心想应该是辉煌才对,莫不是老板的名字里有个晖?可是她查了企业信息,不论是股东还是法人都没有带晖的。

  她整整衣服走进去,先到财务室找会计。

  “是涂经理吧?”

  “是的。”

  “真巧,我们老板也前脚刚过来,这会儿正在办公室呢。”

  “好的,那麻烦你领我过去。”

  “好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涂筱柠顺口问,“老板姓什么?”

  “余。”

  “余?可他好像不是法人也不是股东?”

  “我们余总好男人,法人是老妈,股东是老婆,所以他这个公司实际控制人名面上啥都没体现。”

  涂筱柠笑笑,“哦,是这样啊,那真是个孝子和好老公。”

  两人已经走到老板办公室门口,会计敲敲门,“余总,银行的人来了。”

  “哦,请进。”

  会计推门进去,一个身穿一套运动服的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泡着茶,他抬眸看来。

  “余总您好。”涂筱柠恭敬打招呼。

  “你好,来,坐。”那余总很年轻,打扮随意,看起来也就跟她差不多大,倒也是个亲和的人,热情地招呼她过去。

  涂筱柠走过去,从包里掏出名片自我介绍了一下,“余总,我是DR的客户经理涂筱柠,初次见面,幸会。”

  那余总起身接过她名片看了一会儿,再看看她,又看看名片。

  涂筱柠拜访了这么多客户,他这反应还挺奇怪,她正纳闷着突然听他略带惊讶的语气。

  “涂筱柠?”

  她点头,“是。”

  怎么了吗?

  他放下名片,一边打量她一边靠近了些,“你初中是新才中学的吗?”

  涂筱柠缓冲了片刻,“是啊。”

  “07届的?”

  涂筱柠想了想,她数学不大好,问她几届她还得好好回忆一下。

  他又问,“12班的?”

  涂筱柠诧异了,“你怎么知道?”

  他一拍大腿,“果然是你啊!涂筱柠!”

  涂筱柠仔细看看他,难道是自己初中同学吗?可这脸,不是很熟啊。

  她继续保持微笑,脑子里迅速在翻初中姓余的同学,但是初中实在太久远了,除了同桌班长几个还有交集的,她真的记不得其他人名字了。

  看她有些茫然,他指着自己的脸,“我啊!你不记得了?再想想!”

  涂筱柠想啊想,怎么办?人世间最尴尬的事情莫过于人家认识你,你却不认识人家,关键他现在还是客户,她挤着笑看着他说话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那余总也一笑,索性提示了她一下。

  “初中,你晚自习回家路上,自行车是不是陷了一次下水道井口摔了?”

  涂筱柠一听,卧槽,瞬间想起来了。

  她忍不住惊讶,“你,你,你是余,余晖?”

  余总点头承认,“是啊,我是余晖,现在想起来了?”

  卧槽!涂筱柠心中真是一百个卧槽,这是什么猿什么粪啊?

  眼前的男人,此刻她正在营销的客户竟然是初中全校有名的不良少年,初中威胁她,并且晚自习路上让她被掀开的下水道井盖绊到并摔下自行车的余晖!

  “来来来,坐坐坐!”余晖见她一直站着便邀请她坐,彬彬有礼的模样哪还有以前上学时候嚣张跋扈。

  涂筱柠没想到他现在变化这么大,心里还挺震撼。

  余晖又把车钥匙扔给会计,“去我车后备箱拿一盒上好的茶叶,我要好好跟我老校友叙叙旧。”

  会计接过钥匙,“好的余总。”

  “拿最贵的啊!”他又叮嘱。

  “好的。”

  “你坐啊。”他回眸看到涂筱柠还立着,然后笑言,“你不会还在为当年我欺负你的事生气吧?”

  涂筱柠摇手坐下,“怎么会,都是多早以前的事了,那会儿大家都是小孩,懂什么。”

  余晖拉拉裤腿坐下,“是啊,现在想想都幼稚。”又看看涂筱柠,“你现在在银行了啊?”

  曾经的陈年旧事仿佛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他们的成长慢慢淡忘了,再次见面只剩成年人的心平气和和故人相见的客气。

  “是啊,干客户经理呢,这不营销到余总您公司来了?看来我俩还挺有缘。”涂筱柠有些打趣道。

  “哎哟,别埋汰我了,我算哪门子总,就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做做,我成绩不好学历又不高,去哪儿人家单位都不收,就自主创业了。”余晖说着先给她倒了杯白开水。

  “自主创业好啊,自己当老板,不像我们给人打工,靠业绩拿工资,压力也大,你看,今天你不就是我的上帝了?”

  余晖捧着自己的茶壶饮了一口,“别别别,你这么捧我我都要飘了,本来也就是想找银行咨询咨询,你这一来,我就是不做贷款也得做啊!”

  说话间会计拿着茶叶来了,他赶紧打开开始泡,涂筱柠看他有一套茶具,先烧水,然后烫茶具,再泡茶,最后倒了一个小茶盏亲手递送给她。

  涂筱柠刚想接,就听他开口。

  “涂同学,初中的时候是我顽劣不懂事欺负你,让你那晚摔成了那样,当年欠你一个道歉,今天还给你。”他举起茶盏,表情很郑重,“对不起了啊!你多担待!”

  他这样涂筱柠反倒不好意思了。

  “余总。”

  “余晖,还是叫余晖吧,余总我听着别扭。”

  涂筱柠便改口,“余同学,你不用这样,这都小时候的事了,再说当时也都是皮外伤,这些年我早就忘了。”

  余晖叹气,“我是真心跟你道歉,现在想想以前的自己,真是又混蛋又不懂事,欺负女同学这种事我当时怎么干的出来的?”越想越后悔,还骂了自己一嘴,“真是个小畜生。”

  涂筱柠顺势接过他的茶,“人总有年少无知的时候,我那会儿也不对,不该先拿篮球砸你。”现在想来,自己那会儿也是冲动,好好把篮球还给他不就没后面那么多事了?

  余晖也摆摆手,“你毕竟是女孩子,再怎么说我当时也不该在晚自习路上埋伏你,现在想想真挺过分的,也危险,好在没出事。”

  两人就这样像老同学再见面般聊了起来,全程氛围轻松,无拘无束,涂筱柠觉得他们真是长大了,多年过去,都成熟了许多。

  又闲扯了一会儿,余晖就让会计去准备资料,等的功夫他又喝了一口茶,随口问了一句,“对了,你后来跟我们学校当年那个校草,纪昱恒,怎么样了?”

  涂筱柠也在捧茶盏,听他这话动作微顿,又处惊不变地喝茶,“为什么这么问?”

  余晖就笑了,“你不会不知道吧?当年他让你走,然后就把我往死里揍,下手那叫个狠啊,我那个鼻血啊流了好几天。”

  他的话让涂筱柠结结实实地一愣,而他还浑然不知地继续。

  “包括你当时用篮球砸了我,也是他关上篮球场的门堵了我,我才没来得及去找你算账。”他抿抿茶又摇摇头,“那小子对你上心的很啊,下手狠人也狠,他怕我在学校传出他喜欢你的事,还拿会让我退学来威胁我,我当时还以为你们会在一起呢。”

  涂筱柠的一口茶就这么含在嘴里,再也无法淡定地咽下去了。

  ※※※※※※※※※※※※※※※※※※※※

  伏笔伏笔,我前面真的埋了好多伏笔(推眼镜)感谢在0~2020-08-02 09: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浅夏柠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球山楂hen耐思、中小姚 2个;叽叽咋咋、啊啊啊啊啊啊璇、喵爱吃鱼吗、噗哈哈嘿嘿、鼠来宝、45826330、36545021、酥~~、阿雁是一只好鸟、楠猫、猪总!、46036196、晴天若如此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DOVE乄 129瓶;楠猫、棉花糖、云色 100瓶;一只柚子 87瓶;芒果有梨涡 60瓶;猕猴桃不是桃 58瓶;大安安与小白菜 48瓶;45826330 40瓶;珊珊酱 38瓶;葡萄多汁 33瓶;在花明楼跑步的文竹、薇薇儿啊 30瓶;swan144、LIU、enelyakuo、〆薰衣草丶淡墨了记、相柳阿、南风入汝淮 20瓶;白面书生、SSSGirl、44200505、球球的牛牛 18瓶;AAnster 17瓶;沈凌修、唐宝宝 15瓶;爱之梦 14瓶;半夏、柚子皮很厚、kk是小仙女、一盆五花肉、月月、我爱波子哥、春风也一样、沈海心、小太阳*、妞妞、靠垫、骨、娃娃、秋水、叶阿灰灰、嘎嘎嘎嘎、李木子、zlw小盆友、啊啊丫丫、落尘终将随风去、阿雁是一只好鸟 10瓶;紫色年华、uminy、爬开爬去的书虫、Unchild、momoxiaolanzhu 8瓶;kiki-楠楠小公主的麻 6瓶;云韵、六边晶体、杳杳兔、飘零的绿叶、123ling、仲夏、上班族、biubiubiu、小秃头zz、荣、烊烊烊、寒冬玉语、天街小雨 5瓶;迎光、一个大孩纸呀、27340061、jessie、扭扭捏捏的小猪、朱朱 3瓶;乔乔不听话、米修、曦梦、杨枝甘甘甘露、今夏、22695782 2瓶;谷蕊、想当包租婆的糖醋排骨、dorapan、carina131year、蔚然成疯、夏的协奏曲0125、芳、35815862、西瓜皮、神森的鱼、毛绒冗、风铃有信、18480523、lacing、不知云深处、41140544、山中阿九、潇媚儿、大宁爱看书、32992651、古人诚不欺我、我是一个起名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未完待续)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热门小说推荐

  • 罪城-林岚秦小雅

    最新章节:第416章
    《罪城小说林岚》林岚今年31岁,在一家合资公司做个白领,这个年纪正是成熟有韵味的时候。身材接近一米七,前突后翘的火辣身材简直跟模特一样。罪城是原作者林岚秦小雅精心创作的都市小说大作,嗨看吧同步更新罪城最新章节

    林岚秦小雅08-24 完结

  • 女人如雾-张哥研

    最新章节:468(大结局)
    女人如雾小说小王研张哥是书中的几位主要人物。张哥和妻子妍结婚多年,早已没了当初的激情,为了能让生活更刺激一点,两人找了另一对夫妻进行了换妻游戏,而他们的游戏对象,是小王和他的妻子。 …

    善恶图04-24 完结

  • 丝袜小说-风情老司机

    最新章节:第三章厨房食堂阿姨
    孙子睡醒了想坐起来没坐稳头碰在床板上正哭。我赶紧把孙子抱起来哄着,儿媳妇听见哭声也从她卧室急忙跑过来。她穿了一件半透明吊带睡衣,我从没见儿媳穿的这么性感过,而且隐约看到睡衣里文胸都没穿。

    风情老司机09-28 完结

  • 娱乐圈教母-渡舟无岸

    最新章节:第245章 搞事情
    1994年柏林电影节上一晕,林清茶从这个电影黄金年代来到了一个陌生时空的2014年,变成了一个家里破产,负债累累的导演系学生,还恰巧赶上流量时代的开启……

    渡舟无岸06-09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