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华梦骤裂 第四十四章 暴乱(六)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在醒过来之前,璇玑昏昏沉沉做了许多梦。依稀是从认识禹司凤以来,所有的经历如同流水一样从眼前流淌而过。

那时候她一出手就抓住了小银花,差点把它掐死,结果让禹司凤大发雷霆,一直叫她恶女人。他们俩那时候真是两看两相厌。可是,现在想想,第一次和女孩子接触的他,一定是惶恐又无措的。他未必是真的讨厌她,只是小小少年用恶言恶语来掩饰自己尴尬的方法。

他们一起去鹿台山,一起救出亭奴,一起恶整乌童……他一直陪着她,就在身后不远的地方,回头就能见到那少年纤瘦的肩膀和漆黑的眉眼,对她微微而笑。

大约是因为他的温柔太容易得到,太容易得到的东西总是不会懂得珍惜。在小阳峰的四年,她几乎就没想过他这个人,偶尔修炼累极了,靠在床上,晕晕乎乎,想起那个养着银蛇的少年,心中也是说不出的滋味,有点害怕,有点逃避,因为他对她太好,她却忘了写信,整个将他丢在脑后。

因为无法用同等的好去回报给他,所以在她心里,宁可离他远一些,忘记了便忘记了吧。

可是后来又遇见了。她从来也不知道,因为自己小时候一场任性的斗嘴,害他过得十分辛苦。他也从来不说。他对她实在太好了,好得让她胆怯,有时候隐隐约约会觉得,宁可和钟敏言那样轻松无聊的斗嘴,也好过和他相处。

然而,她还是喜欢他的,像喜欢玲珑、敏言、爹爹妈妈那样喜欢。在她心里,大家都是一个整体,谁也不可以离开谁。可是禹司凤要的不是整体,他要单独一个,时间长了,这种矛盾越来越大。

如今,她再也不会说她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不同的话。

她很清楚,禹司凤要的是什么。唯一不清楚的,是她自己的心。她爱不爱他?可不可以像他对她一样,将他看做整个世界上的唯一?他说,爱上一个人,就是生死与共。为了一个人毫不犹豫去死,是怎样的感觉?与自己倾心相爱的人互相拥抱,会怎样的幸福?

小时候她喜欢山下卖的糖人,觉得那是世上最好的。可是大了之后忽然不喜欢了。

她还喜欢过钟敏言,觉得他是世上最好的男孩子,可是禹司凤说:还有更好的。更好的是谁呢?她当时懵懂地看着他,少年没有说话,只是脸上慢慢红了。

现在她明白了,更好的是他。长大之后不喜欢吃糖人了,那么她是不是还需要再长大一次,才能明白自己真正喜欢的是什么?她要怎么样,才能长大?

成长,永远是让人苦恼的事情。未来就像是千万条道路扎在一起的迷宫,你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确。但是,所有人都要这样走过来,她也必须鼓起勇气,走下去,一直走下去……

璇玑缓缓动了动眼皮,睁开眼——一张大脸横亘在眼前,她不假思索,下意识地一巴掌拍上去,腾蛇痛叫一声,差点跳起来,骂道:“臭小娘一醒过来就打人!真不识好歹!”

璇玑茫茫然起身,却见这里是浮玉岛客房,屋子里围着几个人,都定定地看着她,欲言又止。她见一个柔媚的紫衣美人坐在床边,眼眶红红地看着自己,不由轻叫一声:“紫狐……”

紫狐先是点了点头,跟着却没憋住,哇地一声哭出来,娇滴滴地说道:“你没事吧?可让我担心死了!那没良心的小贼你就别想啦!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柳意欢在后面怪叫道:“喂喂!小狐狸你这话说得偏颇了吧!什么叫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紫狐怒道:“你是好东西吗?你就是最坏的东西!老娘说话你插什么嘴!”

柳意欢咕哝一句,大意是她是个绝色美女,于是他好男不和女斗。亭奴叹道:“这种时候,你们吵什么?璇玑,你身体还好吧?要不要喝点水?”

璇玑有些疲惫地撑着脑袋,点了点头,亭奴很快替她倒了一杯温热的茶水,递到她手里,柔声道:“你不要想太多。我看司凤不是那么绝情的孩子,更不会因为误会赌气离开,过两天就会回来啦。”

她慢慢摇头,声音沙哑地说道:“我知道的,他不会再回来。你们……不用劝我了,我没事。司凤……能找到他更喜欢做的事情,我应该为他高兴。”

屋里众人面面相觑,大家都以为她醒过来会哭天抢地要死要活,谁知道居然这么平静。紫狐犹豫着把手放在她额头上捂了一会,低声道:“没生病啊……璇玑,你真的不要紧?”

璇玑一口气把茶水喝完,抹抹嘴巴,转头看了一圈,问道:“紫狐你能出来了?没人会再找你麻烦?”

紫狐点头道:“我没事啦。是你姐姐和师兄把我放出来的,真要谢谢他们,弄了好久才把牢门撬开。眼下浮玉岛上人人都忙着照料受伤的人,没人会管我的。”


“受伤……对了,大家都还好吧?我当时……不在,后面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紫狐摇头:“都很好,没发生任何事。倒是你,被那混账男人背回来,脸色像死人一样,差点吓死我们。”

璇玑笑容苦涩,停了一会,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奇道:“玲珑呢?我爹爹呢?他们怎么不在?”

一屋子四个人好像都停顿了一下,然后亭奴才长叹一声,道:“璇玑,你不要冲动,我告诉你,你追出去之后,红鸾突然飞上了浮玉岛。它身上拴着一块布,布上写着血字,说是少阳有难,你爹爹他们片刻也不敢耽搁,立即就赶回少阳派了。我和紫狐担心你,另外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留下来等你。”

璇玑大吃一惊,当即从床上跳下来,鞋也来不及穿,提着崩玉就要冲出去。紫狐急忙抱住她,急道:“你别急啊!他们去了好一会啦!也不急着这么一些时候。你先穿好鞋子,整理一下,吃点东西吧!你脸色实在太难看了!”

璇玑一声不吭,回头去穿鞋,把散乱的头发一拢,立即推门出去。柳意欢他们只得跟上,谁知门一推,东方清奇和容谷主却站在门口,几个人大眼瞪小眼,愕然看了半天,东方清奇才道:“小璇玑急急忙忙的,头发都乱七八糟。少阳派的事,不急在这一时,你先冷静一下。”

璇玑急道:“不!东方叔叔,我要赶回去!我……我等不得!”

东方清奇轻轻将她推进屋子,温和又严肃地说道:“你不用急。先把自己整理好了,我和容谷主陪你一起去!眼下披头散发的,成什么样子?”

璇玑实在无法,只得让紫狐陪着去外面打水稍微梳洗一下,回来的时候,却听容谷主在说话,他说:“……先前觉得那名字十分熟悉,如今才想起,点睛谷曾经有个女弟子也用的是这名字。说到她,倒也是个奇特的孩子……”

她推门进去,听他又道:“想来,那孩子应当是那人的旧识了,不然怎会特意用这么个假名来参加大会?点睛谷出了这样的弟子,也令列代祖师爷面上无光。”

东方清奇说道:“那女弟子可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容谷主摇头叹道:“都是陈年旧事了,那女弟子也早已死去。我不过是突然想起那名字,有些感慨罢了。”

璇玑心中灵光一动,急忙问道:“容谷主,你说的那个女弟子,是叫皓凤?”

容谷主点头道:“不错……她姓于……或者是姓余,我记不太清了。”

璇玑喃喃道:“可是,这次大会上,来的那个皓凤不是离泽宫弟子,是离泽宫大宫主呀……难道是他和那个女弟子之间……”

姓于……于、余……司凤姓禹、副宫主说:正经的爹还没说话,假老爹却跩的很……难道、难道大宫主是司凤的爹?难道司凤的娘是那个女弟子?!

“小璇玑弄好了吗?在嘀咕什么呢,不想回少阳了?”东方清奇的声音将她拉回神,她急忙道:“不!我们……马上走!司……”她下意识地要叫司凤的名字,忽然想起他已不在这里,心下顿时一阵黯然,咬着唇,只觉无比酸楚。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热门小说推荐

  • 簪中录-侧侧轻寒

    最新章节: 第186章 二十一永生永世(三)
    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落地狱,从名满天下的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通缉犯。朝堂之上,他贵为皇子,却身受诅咒,周边时刻埋伏巨大谜团,死亡萦绕不褪。他成了她的主人,两人抽丝剥茧,探寻谜底,真相就在眼前,但又难以触摸。簪中录小说是侧侧轻寒所著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描写了女神探黄梓瑕从被人诬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监,通过调查案情终于洗清冤屈成为了夔王妃的曲折离奇经历。簪中录小说改编电视剧《青簪行》,由杨紫、吴亦凡主演。

    侧侧轻寒05-15 完结

  • 娇娘医经-希行

    最新章节:第679章 认亲
    程家的傻子丫头突然会治病了?而且非必死之症不治?这是神马操作! 她的病人来头越来越大,病也越来越古怪,但是她总是能够治好?这里一定有古怪! 不和自己医治过的病人成亲?这是什么理由?这里一定有问题!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问名字就昏迷不醒?这是什么? 那我就去找到你的名字,把你叫醒!程昉,快醒醒! 醒来你就是我的了!

    希行07-27 完结

  • 玉氏春秋-林家成

    最新章节:第309章 结局
    她是玉紫,一个职场打拼的女人 她穿越到被人害死的鲁姬身上 自此拉开了战国武器制作时代的序幕…… 她有着清丽的面孔 她没有超出常人的智慧, 有的,只是生存的本能 在这乱世中,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 就要用自己的能力 为自己谋一席之地 创绝世武器,靠三十六计 她活了下来,她困住了赵太子的心 她成了赵国的皇后,她成了赵王唯一的女人 世人称之为“玉后”……

    林家成07-28 完结

  • 大清相国-王跃文

    最新章节:《大清相国》书评:“大清相国”陈廷敬的为官韬略
    完美大臣陈廷敬辅佐康熙长达半个多世纪,成为康熙朝的一代重臣。历经明珠被削权罢相,索额图身死囹圄,徐乾学去官之后郁郁早逝依然深受康熙信任,当中有何奥秘?

    王跃文09-0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