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知心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日头偏西,半步坡上的王驾已吹响集结的号角。我们五六人护住慕容皝,返回半步坡。各人马上均负了些兔狸,还是回程路上顺手猎来的。

策马出了密林,远远便见各路人马汇向数丈外半步坡。我全身一松,展目搜寻。果然让我见到坡上一脚有几个熟悉的身影。

不待慕容皝等人跟上,我已策马过去,迎面只见王府几名护卫。还有慕容铠,低着头。

“林放呢?”我劈头盖脸急急问道。慕容铠抬起头,不知是否我的错觉,他面色一沉:“晌午我们在你们左翼跟随遇袭,林盟主……”

他话还未说完,我脑中已是“嗡”的一声,瞬间气血难畅。之前埋伏的刺客说林放被擒,我已七上八下,如今听得他如此说……

我大怒,一掌拍在他胸口:“你们个个身负武艺,怎不知保护他!”

慕容铠面色一变,踉跄退了两步,死死盯着我。我却懒得理他,怒不可遏:“他人呢?”

“清泓!”

熟悉的清朗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呆了呆,急急回头,却见一身青衣的林放好端端站在我身后,依然清逸淡然、姿容出众。我几乎听到自己的心“扑通”落回胸膛的声音,抢到他面前,万幸!他无事!

他低头看着我,目光似也有些闪动?只是他微蹙着眉,右手轻抚左手,左手上却缠着白布,隐隐有血痕。

我伸手轻轻握住他左手:“你受伤了!”

他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无事。敌人来袭,小王爷率家将击退,这不过是误伤。”顿了顿道:“小王爷也受了伤。”

我愣了一下,坏了!

慢慢回头,却见慕容铠这小子难得的面色阴沉看了我一眼,扭头走了。我这才注意到他胸口衣衫破了几个小洞,面上也有些血污。

“完了,我冤枉他了!我刚刚还骂了他!”我有些愧疚的望着他的背影,他压根儿没有回头看一眼。

一双有力的手忽然从背后放上我的双肩,我浑身一颤,身后那人低下头道:“无妨。下次,不要如此莽撞。”

他的气息如此熟悉如此近,似就在我头顶在我耳边。而那双手就自然而然放在我肩头,明明冰凉的没有内力的双手,却让我整个肩头灼热的僵硬着。

从未……如此亲近……是对下属的随意安抚动作吗?不是的、不是的!他明明与任何下属都保持疏离的距离……那是什么?是什么?

“哦……是。”我颤声应道,脑子里已经如浆糊一般凝滞,浑身的气血似比方才汹涌百倍。凌乱的气息在胸膛内游走,那气息就源于他的双手。

他的双手骤然离开我的双肩,转而拍拍我的背:“走吧。”

————————————

王公贵族和家将们密集汇合在半步坡,座下马匹都“嗤嗤”吐着热气。达王爷一身劲装,带着三五随从面无表情的从我们身旁经过,走到王驾马车前。

紧接着,布幔挑起,一个身着金蟒乌服、头戴金冠的男子缓缓下车。周围铁卫沉肃的将王驾的四面八方护住。那便是燕王慕容狄了!

慕容皝和慕容铠等王子王孙已聚集到燕王跟前,我们则在外围二三丈外眺望。只见燕王约莫五十出头,身材高大,发须皆白。

我也曾听说过,燕王年轻时骁勇善战,纵横漠北数十载,如今年迈,却贪恋声色,坐拥美人无数,任几个儿子斗来斗去,似已垂垂老矣!而他治下,多年来一直跟大晋保持着名义上的君臣关系,但近年来,晋朝偏安江东,燕王早已与我大晋断了来往数年。

王驾跟前闹哄哄的,隐隐听得燕王说了什么,王子王孙贵族们猛然爆发出惊天的开怀大笑,一派天伦景象。我有些好奇的盯着沈胭脂,她朝我浅浅一笑,又看向林放。林放点点头,沈胭脂轻轻拍了拍手掌。

这掌声,在人声鼎沸的半步坡,在广袤的猎场,原本是悄无声息的。但掌声刚落,只见一道灰影倏然从人群中原地拔起,只听得一声怒斥:“狗燕王,纳命来!”

半步坡上众人几乎凝滞了半瞬,下一刻,铁卫已经拔出兵器,将燕王团团围住。然而铁卫只是铁卫,他们不够快,他们如何抵得住威武堂顶级高手的偷袭?只见那灰影在空中连踏数步,疾速俯冲连出数刀,砍翻了拦路的铁卫,有人识别出他的招式,惊呼“赵人威武堂!”一旁的达王爷瞬间色变,而那刺客顷刻已逼近燕王身前。

连我们这些提前知道伏击的人,都忍不住有些紧张。在此万分危难时刻,只听一声爆喝:“去!”离燕王最近的一个高大身影毅然挺立,张弓、搭建,金翎箭雷霆万钧便朝那人疾射过去!

箭羽震颤,竟有雷鸣之声。金翎箭精准的射入刺客前额,顿时血流如注,刺客双眼圆瞪,轰然扑倒在地。


一切发生在瞬间,众人目瞪口呆,我注意到达王爷面上闪过的绝望神色。沈胭脂朝我和林放调皮一笑。

整个半步坡上,所有人瞩目着,皝王爷举弓护在燕王身前。而他刚刚射出的致命一箭,挽救了燕王,他的父亲。

很完美。

皝王似乎也有些不敢置信,扔了弓,转身拜倒在地:“父王!”

燕王面上已是震怒神色,此时颤声道:“皝儿,很好,你很好!”一旁达王爷等人忙簇拥过来,巴巴的问候。燕王怒喝道:“赵国人,哼哼,赵国人!”达王爷面如死灰,亲近赵国一直是他的主张。

燕王猛地一挥袖子,王驾怒气冲冲的离去。

我敬佩的看着沈胭脂:“真有你的。”

沈胭脂呵呵一笑:“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用这通天蛊。还是盟主算无遗漏!”

我们同时看向林放,他微微一笑,并不做声。这一日将计就计,步步示弱,让达王原本串通赵国威武堂埋伏袭击皝王的兵马,逐步被蚕食。我几乎不能想象,林放为何能对这燕辽狩猎之地地形条件,如此熟悉,又如此精于双方兵力算计。最后又以沈胭脂之能,对他们最顶级高手下蛊,反过来刺杀燕王。

“不过让皝王箭杀刺客,万一他失手,岂不是……”我疑惑道,却见林放一脸冷漠。我心中突地一跳。果然,听到林放道:“胭脂会控制,如果皝王方才未射中,刺客也不会伤到皝王。”

他低头看着我:“不过我们原本,也做好了刺客得手的预计。万不得已的话……”

万不得已的话,今日便没人能踏出半步坡。

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再望过去,只见达王爷一干人等也不知所踪,只有皝王,被一群大小官员贵族团团围住。

三日后,燕王下令,皝王护驾有功,赏黄金百两、吐蕃美人八名。同时,恢复了皝王的兵权。据称,燕王同时下了密旨,驱逐赵国使者一干人等离开燕境。只是达王爷会不会真的照做,不得而知了。

慕容皝不愧为昔日燕辽之虎,重掌兵权后,整个人似焕发神采,也开始忙碌。只是他也未忘我们相助,责成慕容铠好好款待犒劳,同时命了一心腹,与慕容铠一同,跟我们谈关外各项珍宝的贩售合作事宜。一时间,宾主尽欢。

只是慕容铠小王爷明显还未消我的气。接到慕容皝命令后第二日,他便上门,却偏偏不给我机会道歉,竟视我为无物。我哭笑不得。

又一日,慕容铠又来了,只是这回,带了个姑娘过来,一问竟是他同胞妹妹,燕王爱女慕容琳。她约莫十五六岁年纪,容貌俏丽,气质爽利。见着我便大呼“战大侠姐姐”,颇有其兄当年之风。

我顿时对着豪爽关外女子心存好感。还未来得及与她倾聊,却见她一双明丽双眼,直勾勾望着大厅正门。

我循她目光看过去,一身白衣的林放,正神色淡淡的步入大厅。

“恩人哥哥!”慕容琳欢呼一声,从椅子上跳起来扑到林放面前,“你的伤好了吗?”

怎么回事?什么恩人哥哥?我目瞪口呆看着她毫不避讳的伸手抓住林放受伤的左手。

林放微微蹙眉,轻轻抽回手,微微一笑,行了个礼:“郡主。”

慕容琳似看呆了他的笑容,脸蛋瞬间红了红,道:“恩人、恩人哥哥,你、你不用这样,就好!”

我眼见着慕容琳紧贴着林放走入大厅,紧贴在林放身旁位置坐下。林放今日穿回了晋服,依然清逸俊美得无懈可击,眉目端凝、鼻峰挺秀、面沉如水。

直到他们坐下,我才发现自己双手竟紧握全是汗水。心里忽然乱糟糟的,说不上哪里不对劲,他娘的哪里都不对劲!

这个女子,什么来头?会不会对林放不轨?会不会是奸细?娘的,慕容铠的妹妹,怎么会是奸细?

我下意识抬头,却见一向明朗的慕容铠,目光深郁的看着我。这小子,什么眼神?

“听说那日在半步坡遇袭时,这女人也在。林放和慕容铠一起给她挡了一刀。”霍扬极快的压低声音在我耳边道。

我浑身一凛,抬起头,对上林放平静的目光,还有一旁慕容琳,爱慕的绯红的神色目光。

原本乱糟糟的心绪,忽然被胸中一股冉冉升起的怒气彻底取代。

盟主大人,身为你的保护者,我竟不知道,原来你也会保护别人呀!

我不由得想起大师兄曾经说过,我年幼时,爹不远万里从西域寻来天蚕冰丝,巴巴的织成布匹送给娘。娘却拿来给我做尿片,于是那晚,年轻气盛的爹差点杀了我。

所以难怪我此时,怎么这么想杀人呢?

老娘拼了命,不让你掉一根汗毛,你竟然为这个不相干的女人挡刀?我看了看那个叫慕容琳的女子,心里半阵不是滋味。


“清泓、清泓!”忽听得林放唤我。我这才回过神,却见所有人都看着我,包括那慕容琳。

“嗯?”才一个字出口,连我自己都听出了火气。

“我们明日就出发,去天山一带。”林放微笑道,“小王爷已经将燕王签署的手令带过来了,我们立刻可以着手安排今后的独家收购事宜。”

我正要答话,慕容琳忽然大声道:“我也要去!”慕容铠骂道:“胡闹!”那慕容琳不依,眼睛却巴巴看着林放。我气不打一处来,你一个外人掺和什么?还要连累林放受伤么?

差点就要发作,却听见林放清冷客气的声音道:“郡主,此行涉及我晋朝与贵地之合作机密,郡主若去,不太方便。”淡淡几句话,却不容拒绝。

慕容琳再没做声,低下了头。

林放又看了我一眼,顿了顿方才道:“你可知道了?”

“知道了!”我用力点点头。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过了半阵,一旁沈胭脂斟酌着小声问我:“你到底明不明白刚才盟主是问你知道什么?”

我疑惑的抬头:“他说去天山呀!”

沈胭脂呵呵一笑,顿时艳光四射,一副欲说还休模样:“我觉得不是……盟主那么聪明的人,算了!我可不敢插手盟主的事……”

我心头一凛,这个沈胭脂,到底想说什么?

她却不再看我,低头敛眉一副老实模样。

我心中一动。

似有什么念头,跃之欲出,却偏又模模糊糊,让我不敢再探究,也不敢追问。于是,我望着林放与慕容铠等人交谈的一举一动,心中一如既往的安宁。安宁中,似又有些苦涩,有些微酸,有些绝望,有些窘迫。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热门小说推荐

  • 簪中录-侧侧轻寒

    最新章节: 第186章 二十一永生永世(三)
    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落地狱,从名满天下的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通缉犯。朝堂之上,他贵为皇子,却身受诅咒,周边时刻埋伏巨大谜团,死亡萦绕不褪。他成了她的主人,两人抽丝剥茧,探寻谜底,真相就在眼前,但又难以触摸。簪中录小说是侧侧轻寒所著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描写了女神探黄梓瑕从被人诬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监,通过调查案情终于洗清冤屈成为了夔王妃的曲折离奇经历。簪中录小说改编电视剧《青簪行》,由杨紫、吴亦凡主演。

    侧侧轻寒05-15 完结

  • 娇娘医经-希行

    最新章节:第679章 认亲
    程家的傻子丫头突然会治病了?而且非必死之症不治?这是神马操作! 她的病人来头越来越大,病也越来越古怪,但是她总是能够治好?这里一定有古怪! 不和自己医治过的病人成亲?这是什么理由?这里一定有问题!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问名字就昏迷不醒?这是什么? 那我就去找到你的名字,把你叫醒!程昉,快醒醒! 醒来你就是我的了!

    希行07-27 完结

  • 皇后策-谈天音

    最新章节:番外:黑鸽子
    人生若只如初见,你不知我是金枝玉叶,我也不知你乃凤隐龙藏。凡尘少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起先,是为了成全相思。而今识尽愁滋味,你俯瞰九州,拍遍阑干,白马西风,笑傲汗青。我立于中宫,望海潮起,红粉青山,浩然长歌。一唱神州,大地苍茫,何处是家乡?故国帝裔,闲梦江南,雨声萧萧,笛曲幽幽。二唱兴亡,长江滚滚,天下归何人?霸业之主,登临高台,天地悠悠,千古怆然。三唱枭杰,群豪荟萃,英雄谁敌手?风流人物,唱破阵子,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皇后策,君王侧,定风波,平乾坤繁华俱往矣。最终,你我成全了的是什么?

    谈天音05-22 完结

  • 大清相国-王跃文

    最新章节:《大清相国》书评:“大清相国”陈廷敬的为官韬略
    完美大臣陈廷敬辅佐康熙长达半个多世纪,成为康熙朝的一代重臣。历经明珠被削权罢相,索额图身死囹圄,徐乾学去官之后郁郁早逝依然深受康熙信任,当中有何奥秘?

    王跃文09-0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