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第二章

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风雨很大,她好像闻见了芒果香。那凛冽的水果清香太像他的笑——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小月亮似的,金黄色,暖洋洋。

那天晚上,杨桃把赵晓松送到研究所的门卫处,保安大哥又叫了一个人搭把手,把他扔进了单位的招待所。赵晓松一睡如死,沉得要命,杨桃倒了两杯浓茶放在床头柜上,又把毛巾塞进他的手里,这才离开。

好一通忙活后,杨桃径直回家,母亲刚回,看到她就问:“发生什么了?小龙虾和牛蛙呢?客人馋得不行,我赔钱了事。”

杨桃略略说了说赵晓松的事情,母亲直摇头:“他多大?27?”

“没错,把自己活成了一个戏子。”杨桃往脸上拍爽肤水,笑道,“老妈,是不是人到中年才会知道,生活只是段子,偶有亮点,多数时候都很平淡?像相声里说的那样?”

母亲打了个呵欠,趿着鞋子向自己的卧室走去:“是啊,哪有那么多鸡飞狗跳。”

但27岁的赵蜀黍把自己的感情搞得狗血而夸张,女朋友跑了就想找人单挑,失恋还失态,真不合算。杨桃喝多了,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拉开抽屉,帮陈雅婷改装校服。本年级的秋季校服是长袖T恤衫,女生是淡粉色,男生是淡蓝色,款式却一模一样,宽宽大大,毫无美感可言。教导处负责采购的老师不晓得被学生们骂了多少回,但校训难违,大家只能唉声叹气地妥协了。

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像杨桃这种特例份子总是要折腾点事儿的。她把T恤两边的下摆剪开,拿针线随意缝了几下,左右绑成两个蝴蝶结,刚好卡在腰身处,变成有点小俏皮的短款T恤,风靡了全校,女生们都有样学样,规模太大了,校方很生气,但镇压不过来,只得听之任之。

改装步骤很简单,但仍有女生找上门来:“咳,我都没干过针线活,杨大美女,帮帮忙!”

“叫我杨倾国就帮!”杨桃恃宠而娇。

“好好好,倾国绝色世姐冠军,帮帮草民吧!”

一来二去的,杨桃的人缘极好,通杀了整个高中部,走到哪儿都有人跟她打招呼。连陈雅婷都觉得有面子,仗着和她要好,撒娇道:“我想要个新颖点的,你得帮我!”

陈雅婷暗恋欧阳泉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最近学校调整了班级队列,本班刚好在欧阳泉所在班级的旁边,她喜上眉梢,挖空心思想让他注意到自己。可自己被一式的校服所淹没,个子又矮,排在他的右前方,只给他留了个后脑勺,想出位都难,小雅都快愁白了眉毛。杨桃却成竹在胸:“他属猴对吧?我有主意!”

母亲忙于米粉店的生意,杨桃从小自理能力就强,自己钉扣子锁边,样样都能来。她又爱玩,就爱捣鼓着给裙子加一条花边或点缀几颗鲜艳的小扣子,一条再简陋不过的白衬衫就迅速地有了起色。当下她就在纸上刷刷刷地画了一只捂着嘴巴偷笑的卡通金丝猴,递给陈雅婷看:“怎样?”

“好可爱啊!但是……”

杨桃又从衣柜里翻出几件旧衣服,绿的蓝的黄的摊到床上:“它们都是我初中穿过的,我裁几块布料剪成小猴子的模样,缝到你的校服背后,右下方的位置,行吗?”

陈雅婷拍手:“独树一帜!做跳跃运动那一节时,他会看到我吧?”

“他要是看不到,你就每天下课后去他们班窗前晃一晃。”事实上陈雅婷就是这么做的,欧阳泉的班级在三楼,她一下课就往楼上跑,到了他的窗口,才放慢脚步,屏住呼吸走上一个来回。至于他有没有看到她,她从来不知道,也不敢确认……她连眼神都不敢和他相碰。

总是在那些晴好或微雨的天气里,装作无意地经过他。他坐在靠窗的座位前看书、写字,谈笑,头发很黑,衬衫很干净,她远远地望着他……天天都去看,像心怀鬼胎的贼人,惦记了侯门的稀世珍宝,想得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小雅不贪心,能看到已是幸运,不奢求更多。但欧阳泉毕竟高三了,再过数月,他就得参加高考,以他的成绩,必会考到北京上海或香港,她能看见他的时候不多了。于是她开始着急了,想在他离去前,跟他有所交集,哪怕是点头之交的学妹,也好过这日复一日的煎熬。

但她的性格太被动,断然做不到像杨桃那样直来直去,喜欢谁了就会冲过去说,讨厌谁了也挂在脸上,一看就不好惹。想来想去,只能走循循善诱的路线了,被他注意到了,再去接近,说不定能获得一点点的亲近,比方说,他恍然大悟说:“呀,你的校服上有只小猴子,很特别啊!”

这就够了,好过她永远只能当他生命中素不相识的路人甲。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杨桃仍无困意,细心地挑了几种颜色,剪成一只金丝猴,小心地缝到小雅的校服上去。小雅总在念叨着欧阳泉,她为她做点事也是应该的。

第二天一早,陈雅婷就来找杨桃结伴上学,坐在楼下花坛上边喝豆浆边等她。杨桃轻快地走上前,哗啦抖出校服:“快!夸我美貌和智慧并重!糖衣炮弹狠狠砸来吧!”

陈雅婷眼睛都亮了:“好俏皮啊!我真喜欢!”看了看杨桃的眼睛,“熬夜了吧,我……”

杨桃和她边走边说,赵蜀黍那点破事被她出卖得一干二净,可陈雅婷却神往不已:“好感人哦!明知自己不是对手,还义无反顾地去了,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什么精神……病。”杨桃最鄙视陈雅婷这种把言情小说往生活里套的行为了,再说了,书里的男人都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才不会狼狈不堪,连白酒都喝不利索呢。

陈雅婷怒了:“杨倾国!你能不能浪漫一点啊,像个……”口不择言了都,“像个花季少女!”

“我是滑稽少女,咱俩道不同,彼此滚蛋。”话说如此,杨桃还是被陈雅婷拉到厕所去换校服了。出来时,班里的女生哇啦哇啦叫,“杨世姐,帮我也缝一个啊,我属鸡,你帮我缝只蓝凤凰好不好?”

“我也属鸡!我也要!”女生们都围住了杨桃,而早操铃声响了,大家闹哄哄地一气疯跑下楼。

学生时就是这样,一点点小事儿就能闹成一锅粥,唧唧喳喳的,很是喜庆。但陈雅婷装起了矜持,几乎是迈着碎步最后一个来到方阵里,就差没绕着操场走一圈了。金丝猴被她穿在身上,醒目极了,聚焦了不少目光,她心如撞鹿,却又怯于看向欧阳泉……他看见了么,看见了么?

欧阳泉不知是否留意到他,但在主席台上训话的校长眼尖,一下子就瞄到陈雅婷了,手一指:“那个穿猴子的同学,你站过来!”

本想艳惊四座,却当众出丑,唉,弄巧成拙,这下暗恋对象可记住自己了。陈雅婷的脸刷的白了,被校长逮着了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求救似的朝杨桃望去,杨桃气得直咬牙,三两步跑到她身边,拉住她的手,一起向主席台走去。

也算是倒霉,今天校长刚宣布了学校进入校风整治期,实习封闭制管理,非放学时间连校门都不能出。陈雅婷此举不异是撞上枪口了,偌大的操场上黑压压的鸦雀无声,谁都替她捏了把汗。

杨桃心知陈雅婷是搞不定校长的,关键时刻,她得站到她一边,给她鼓劲,扭亏为盈。校长看到她们并肩走过来,一愣:“怎么回事?”

杨桃向来天不怕地不怕,捞过一旁傻站着的广播台台长手中的话筒,跟校长上演了强强对话:“校长您好,这件校服是我的,不关她事。”

陈雅婷没料到她会这么说,张口结舌地扯扯她的衣袖,但杨桃满不在乎地大包大揽:“我想问问您,这违反了校规吗?”

操场上一片哗然,上千名学生都津津有味地看着戏,杨桃无拘无束的派头感染了陈雅婷,她也不怕了,握着拳头仰起脸望着校长。校长是个干瘦颀长的衬衫男,扶了扶眼镜儿:“校规第三条规定了在校生不得穿戴奇装异服。”

“哦……”杨桃拉长声音,环视着操场上的同学们,笑了笑,“可我穿的是校服啊!”

校长被她一句顶一句的态度给激怒了,语气硬邦邦:“别的同学的校服上有猴子吗!”

“可是校长,那只是一块补丁啊……”杨桃将他一军,“校规上教导我们要勤奋朴素啊,第七条,我会背。”

满座哄然大笑,一些站在后排的调皮鬼煽风点火地鼓起了掌,当然了,他们一致遭到了班主任的怒视。校长被杨桃应对得说不出话来,又扶了扶眼睛儿:“你那是猴子!”

同学们的笑声更响了,杨桃问:“校规上没规定校服不能打补丁啊……而且自古以来,也没人说补丁非得是三角形或正方形不可吧?”

台下的人们笑得东倒西歪,这个睡眼惺忪的清晨未免也太值了点吧,杨桃小妞简直是建校史上第一牛人啊,不,是大拿!但校长显然不这么看,指着她怒气冲冲:“你是高二(七)班的?等下和班主任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哎哟喂,校长,您可不能这么强权派啊!”杨桃耸耸肩,把话筒还给广播台台长,亲切友好地冲他一笑,轻描淡写地拉过陈雅婷回归了本队。

不用说,这下可大出风头了,早操散去后,一大堆人都围过来拍手称快:“女侠,你太彪悍了!受我一拜吧!”

陈雅婷更是恨不得真拜了下去,若不是杨桃替她顶缸,她可就得被晾在主席台上示众了,心上人将她的窘迫尽收眼底,将来还能有什么机会可言!所幸好友救她于水火,这恩情也太大了,她连忙表态:“我来写检讨书!写十页!校长一定觉得你认错态度端正,就放了你一码。”

班主任是从师范学院刚分配回来的文静女人,杨桃成绩好,算是她的得意弟子,可今天她把祸闯大了,她急了:“那是校长啊,你干嘛要顶嘴?”

杨桃不服气:“他的年纪只够当我爸,我凭什么要在他面前装孙子?”

班主任恨铁不成钢:“一会儿去校长办公室,你……”

杨桃笑嘻嘻地接过话:“你丫闭嘴。”

班主任直跺脚:“你替你的老师保住饭碗行吗?”

小个子女人都快掉眼泪了,杨桃这才收敛点,忙不迭地认错:“好好好,我保持一言不发。”

她言出必行,到了校长办公室就乖了,低着头听班主任一个劲儿向校长赔不是,一再强调是自己没把学生教育好,辜负了领导的信任云云,校长听了二十多分钟才消了点气,冲杨桃道:“这位同学意识到错误了吗?”

“意识到了!”杨桃飞快答道,“下次一定不让您当着大伙的面没面子!”

校长七窍生烟,一拳砸下桌子:“叫你家长来!”

“我妈说,我是家里的男人,由我说了算。”杨桃存心活得不耐烦了,班主任心都凉了,这叛逆少女,叫她说什么好呢,这冲劲儿可真得煞煞才行。

校长一拳打到棉花上,使不上劲:“你家长的电话是多少?”

杨桃报了一串数字给他,提醒道:“你打过去只会有一种答案,对方会问你是要牛腩粉还是三鲜粉,因为点这两种的人最多。”

班主任气都要被她气死了,两眼一黑地为她善后:“她妈妈很辛苦,起早贪黑地在城西开了一间米粉店,只有外卖电话。”

阿弥陀佛,杨桃你自救多福吧,可校长竟奇迹般地缓和了脸色,问道:“家里几口人?”

“就我和我妈。”杨桃说。

校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了两下,沉吟半晌,发话了:“小秦啊,回去后跟这个学生好好谈谈,必要的话家访一次,再把具体情况向我汇报。”

杨桃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纳闷地瞧着校长,校长竟和颜悦色了:“看来我们在关怀学生方面做得还不太够啊,啊,不太够。”

班主任领着杨桃迷惑不解地走了,埋怨道:“你这孩子,实话最伤人,你不知道吗?”

“但他活了五十岁,怎么还这么要面子?”杨桃比她更困惑,“难道不该知天命了吗?”

班主任无话可说,她没法回答她,她也回答不了她。十六七岁的孩子们的世界说单纯也单纯,说复杂也复杂,她也有过青春期,但一晃几年过去,她再也懂不了她们。她看了看倔强得像个愣头青似的女生,轻声道:“想让我去找你妈妈谈谈吗?”

“她对我实行放养政策,你去家访,意义不大,但你想知道什么,我言无不尽。”杨桃说服着班主任,“我没给你省心,那就给你省点事吧。”

班主任拿她没办法,忧心忡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但缺点也在这里,你把你的聪明劲都亮出来了……有时候藏着点比较好。”

杨桃不明白:“难不成应该亮出蠢蛋的一面?那不是灭自己威风?”

班主任摇着头:“该服软时就服软。”

杨桃不服气:“可从小我妈就教育我,人活争口气。”

班主任见过杨桃的母亲,对她挺同情:“她那么要强,多辛苦。”

杨桃不赞成她的看法:“不要强就能避免辛苦了?夹着尾巴做人,更会被当成落水狗痛打吧。”

“那也得注意方式方法吧。”班主任简直想哭着骂杨桃是个美丽笨女人,真正的聪明绝不是高调逞能,她的学生不懂。但以她的年龄,懂了也不妙,那就太妖精了,会丧失很多原始的快乐。这孩子在市井里混久了,跟人学了一嘴的油腔滑调,歪理邪说振振有词的——可细细一想,竟也有几分在理。她看着这个只能撸撸顺毛的女生,摆摆手,让她先回教室上课。

摆脱了说教,杨桃神清气爽一步三跳,陈雅婷已心神不宁地等在楼道口了,居高临下地喊话:“检讨书我写到第五张啦!”

杨桃哈哈笑:“班主任写啊,你白忙活了啊!”

陈雅婷一头雾水:“啊?”说话间她又望见欧阳泉了,他正拿着一摞试卷,急匆匆地向实验楼奔去。隔得那么远,她仍能认出他,他的背影、他的步履、他的笑容……一样一样,她都熟知,深记不忘。见杨桃来了,一把拉过她,“你老说没看清他,那就是!”

“……还是千里之外啊……”杨桃揪揪她的辫子,“你口水出来了,擦擦。”

陈雅婷闷闷不乐地跟她走进教室:“早操时他都瞧见了,这个开头挺败兴的,我都不知怎么办了。”

“嘁!肇事者是我,你是无辜受牵连的小白兔,正好激发他的保护欲,我要是男生啊,就喜欢你。”

“可你不是男生。”陈雅婷把头靠在杨桃的肩上,“跟我说说和校长交手的始末吧!”

这话题不光她感兴趣,班里的男生女生都是八卦份子,连班长都跳上讲台说:“杨桃,你来开个新闻发布会吧!要写检讨书吗,我们群策群力!”

风云人物的待遇非同一般,杨桃却乐不起来:“我毫发无损,但秦老师可就遭殃了……”如此这般一说,大家都被校长的变形记弄得发懵,还是调皮鬼徐启航一语惊醒梦中人,“咳,还不是教育局那个破评比闹的,校长是想弄个十佳当当呢。”他是教育局副局长的公子哥儿,一手资料尽在掌握,“我昨天听我爸说,下个月他们要来视察,从全城六十八所中学时选十佳,难怪早晨一来,校长突然要实行铁腕治军呢。”

杨桃分析道:“所以就打上我的主意了?师恩感怀后进生之类的?也算他众多功绩中的一件?”

“有可能。”公子哥儿剥块瑞士糖吃着,“杨桃兄,你是校长的贵人啊,他倒挺会借机大作文章的。”

杨桃抬手到脖子边作自刎状:“会不会卸磨杀驴啊,我命休矣啊啊啊啊……”

正闹得欢,坐在窗边的同学喊她:“杨世姐,有人找!”

来人是赵晓松,一夜宿醉,他脸上有轻微的浮肿,但仍是个清俊的读书人模样。杨桃问:“你怎么知道我是哪个班?”

赵蜀黍很崇拜她:“你说过是一中的嘛,我摸过来一问,门卫就说,哦,高二(七)班那个连校长都敢抬杠的疯丫头。”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学校管制严格,但门卫是个娃娃脸自来熟的小伙子,幸灾乐祸地说:“这么快就通知家长了?可你看着也不像啊……”赵蜀黍就说,“我是她叔叔。”便得以顺利进来找到她。

他这么急匆匆的,无非是为着恋爱那点破事,他昨夜醉得厉害,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只晓得他不想失去于佳佳,摸到手机号码就拨给她。可于佳佳的态度很冷漠:“你都有女朋友了,还找我干嘛?就差没带到我眼皮下示威了……赵晓松,你真没意思!”

“我哪有什么女朋友啊,不就是你吗?”赵蜀黍百思不得其解,可于佳佳果断地挂了电话,再打过去,她摁掉,再打,她再摁,发给她的短信也石沉大海,概不回复。看来她是真的怒了,赵蜀黍急得来找杨桃,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杨桃有点心虚,还不是自己以他的新女友自居,传到于佳佳耳朵里去了啊。见他都急得直跳脚了,提议道:“不然我陪你去找她,把昨晚的事说清楚。她排斥你,但我是个外人,可能有旁敲侧击的作用?”

赵蜀黍病急乱投医,忙不迭地答应了:“你容易请假吗?我……”

“我装病。”杨桃说,“你先别惊动她,我们直接去她学校堵她好了。”

回教室收拾书包时,八卦份子问开了:“你跟个大叔谈恋爱?”

“那叫忘年恋哈哈哈!”

杨桃怒目而视:“是忘年交!”

哄笑声更响:“难道‘交’不比‘恋’更深入?”

“流氓!”杨桃还以颜色,狠狠骂。

青春痘男生不甘示弱,顶了回来:“孽缘!”

孽缘也是缘啊,杨桃把请假条塞给陈雅婷:“陈汪汪,我要救火去了,一会儿就跟秦老师说我突发肠炎,上吐下泻撑不住了。”

陈雅婷忠心耿耿,只差没道声喳,目送杨桃和赵蜀黍走远。

于佳佳在城东的音乐学院念大三,古筝专业。她父母和赵晓松的父母是世交,她文化成绩不好,赵晓松没少给她补习,等她考上大学,两人顺理成章地谈了恋爱。两家父母都对联姻深以为然,只等于佳佳大学毕业就结婚,哪晓得节外生枝,前几天,赵晓松去接于佳佳吃晚饭,她冷着一张脸宣布:“以后别来找我了,我们分手吧。”

此事发生得太突然,赵晓松懵了:“什么?”于佳佳又说,“我爱上别人了,我们分开吧。”

赵晓松被她弄傻了,但于佳佳几句话就让他明白她不是在开玩笑,况且她一向也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于佳佳开诚布公地表明了态度,她对于赵晓松完全是被动地接受,觉得他人不错,对自己也好,就半推半就地肯了,但他没法使她体会到自己是在恋爱,但那个人的出现,让她醍醐灌顶地懂得,什么是爱。

爱就是第一眼看到他,一颗心就化掉了。她说她得遵循内心的感受,不管那个人是否愿意接纳她,她也不想再和赵晓松凑合下去了。赵晓松被“凑合”一词打击得体无完肤,要借助桌子才能撑着不倒下去,一个劲地问于佳佳:“我哪里做得不好了,你告诉我,我会改进的,我……”

于佳佳说:“你做得很好,但我就是不爱你。”

赵晓松很难受,她走后,他跟了出去。这段时间她在附近一家中医养生馆找了个兼职,每晚8点到10点弹两个小时的古筝,都是她熟极而流的曲目,给养生馆增添几分古意,往来的客人听了,也起到一点点舒心的功效。赵晓松目睹她进了养生馆就站在对面的树下等,10点刚过,她果然出来了,在台阶上扬起头,对一个男子说着话,等他走远,她还立在那儿,呆呆地看着他,直到他消失在廊前。

那必然就是于佳佳爱着的人了,她离去后,赵晓松进了养生馆,向前台打听方才那个穿红格子衬衫的客人在哪间房,前台听了他的描述,笑道:“哦,您找丁总?我带您去找他?”

那个人叫丁岩,是这个规模颇大的养生馆的老板,年纪轻轻,生意倒做得不小,长得也挺出色,连前台小姐说起他都眉眼含笑。赵晓松悻悻地走了,爱人变了心,他有冤无处诉,发挥作学问的精神,将自身的特质和丁岩逐条对比,最后得出结论,于佳佳断然不是图他的钱财,那就是被他身上那种浪子的腔调给吸引了。这也不难办吧,他赵晓松最擅长的就是学习,照猫画虎还不行?嘿,好办。

杨桃听着笑了起来:“所以才有了电玩城鬼混、去大排档借酒寻仇等一系列创举?”

赵晓松有点羞愧:“你在笑话我。”

他的所爱爱上了一个江湖气很盛的男子,他就想为她也去学坏……杨桃唏嘘地吸吸鼻子,怜悯不已地拍着他的肩膀:“唉,当混混是童子功,您老高寿?还是踏踏实实有个成人的样子吧。”

赵晓松被惊到,反问:“那你呢?”

杨桃嘻笑着大步走在前,她才十六七,还可以倚小卖小一把,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不痴狂枉少年,她要在尚能任性的年代,把任性用够本。等到成年后,就学习做一个与世界和解的安分守己的好人,无趣,但安全。可赵晓松没资格啦,他才二十七岁,只比她大十岁,但他已被剥夺了无所欲为的权利了,连为红颜冲冠一怒都会惹来讥笑——这是个只会对孩童和有钱人宽容的世界,它容不下理想主义者,容不下天真、高调和情怀。

赵晓松被杨桃打压得奄奄一息,手一拱就想告饶,杨桃已替他开了口:“这位爷,你就别往伤口上撒盐了好吗?”说着大笑着跑远,赵晓松踉踉跄跄地跟在后头,喂喂直唤,“别跑!我们得商量商量等下见着了她该说什么。”

杨桃收住了脚步,玩起了深沉:“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她去吧。”

赵晓松瞪起眼:“那怎么行!我是想跟她结婚过一辈子的。”

“可是她不想跟你结婚啊,跑路了啊。”杨桃一针见血,赵晓松火冒三丈地吼了起来,“决斗!抢回来!”

老实人生起气是很吓人的,杨桃识时务为俊杰,缩了缩脑袋,不作声了。坦白说,她觉得没用。几年前,一堆小混混去桂林米粉店吃白食,点了一桌子的食物末了却不付钱,母亲直说算了,杨桃不依,几句话不合,小混混们就砸场子了,桌子啊椅子啊碗啊米粉啊,全都被砸得稀巴烂,才上初中的杨桃恨得牙齿都痒痒,扬言要纠集一帮人去报仇,她呼朋引伴惯了,学校里的调皮男孩子都愿意帮她出头,可母亲阻止了她。

杨桃不能理解,跳着脚责怪母亲太软弱,母亲却说:“你赢了他们,下一回呢,他们回敬咱们,再下一回呢?他们随时就撤,咱们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只要还开店,就不能跟他们硬来,没好处。”

母亲信奉小不忍乱大谋,但杨桃觉得只要把那堆人都给震得趴下了,彻底服气了,这件事就太平了。可事情哪有那么简单?母亲最后告诫她说:“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有些事,我们不能够痛痛快快报仇,只能憋憋屈屈忘掉。”

杨桃不懂,她一直不大能懂,但她吃惊地发现小混混跟米粉店果然相安无事,下次再来吃白食,母亲还客客气气地给他们端上几碟小菜,闲话几句世道艰辛。次数一多,小混混们自己也不好意思了,该掏腰包时半点不含糊,母亲也不亏待他们,米粉上的浇头分量十足,酸笋随意添加,杨桃看在眼里,问:“以德服人?”

母亲说:“他们也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多多少少有几分良知的,你敬他,他心里都有数。”

等到这回赵晓松失恋,杨桃才能咂摸出母亲那句话的意思来。赵晓松是去寻仇了,可那又怎样呢,女朋友依然不愿回头,还得让她来当个小说客。但她一点把握都没有,她能跟那个素不相识的女生说什么呢,说你的男朋友深爱着你,你要迷途知返珍惜幸福?呵呵呵呵太幼稚了,在大三女生看来,她还是个不通风月的小丫头,她凭什么听她的?

于佳佳果然不听杨桃的,赵晓松拉了她去琴房堵住了她,她看了看两人,冷笑道:“哟,向我示威?”

语气太不友善,杨桃心知她误会了,急急解释:“于姐姐,我有男朋友的,我来,是为了告诉你那天发生的真实情况……”

真窝囊呢,自己是十七,又不是三十七,明明没男朋友,却要四处宣称自己绝非单身,活得像个自惭形秽的剩女。于佳佳仍冷着一张脸,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赵晓松说:“我的生活与你无关了,你不用再来找我,真的。”

赵晓松是真的爱她,声音都变了:“佳佳,佳佳,你是在生我气吗,我只在乎你一个,我……”

于佳佳扬起头,极不耐烦:“你爱谁跟我没什么关系了,我不关心,也不想知道。”

赵晓松的声音更低了,真叫杨桃看不下去了,他说:“佳佳,你是想让我死心,话才说得格外绝?”

于佳佳拎着包,头也不回地向前走:“你可真会为我找借口,但我对你没这么苦心劝退。”

这下连杨桃都看出来了,赵晓松败局已定。有时候,负心的女人的嘴脸很难看,凉薄、冷酷,自私自利,不比男人高尚。杨桃眼睁睁地看着赵晓松追了上去,但于佳佳去意已决,几句话就击溃了他:“别缠着我好吗?没错,我以前是想跟你过日子,但我现在不想了,你不反省反省自己吗?”

赵晓松痛苦地低下了头,于佳佳走远了,杨桃握紧了拳头,她想揍她,但家务事又哪能分出对错?她只晓得,将来自己谈恋爱,绝不要做一个无耻之徒,理直气壮地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一副无辜无力的小可怜模样。

没用了,做什么都没用了,她才十七,她还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看出来了,她不爱他了,连一点点起码的善良都不给他了,那他还有什么坚持的必要?可赵晓松睁着失神的眼睛说:“不,我会反省的,我要追回她。”

那是个清秀苗条的女孩,穿浅紫色的衬衫,头发披在肩上,看上去娴静美好,但出口伤人。杨桃对她的印象不大好,但赵晓松是她的朋友,她不忍打破他的梦幻,起码目前还不能够。和他并肩走在校园里,她猛地想起班主任对她说的:“有时候要把聪明劲藏着点。”是了,赵晓松这么难过,她何苦再来雪上加霜。

两人坐在一家快餐店吃着午饭,窗外大雨滂沱。赵晓松很过意不去:“让你逃课帮我说话,真是……”

杨桃吃的是牛肉煎蛋饭,叉起一块蛋黄说:“这顿饭是你请,我不亏。”见赵晓松还是低落得要命,轻声安慰道,“全世界的鸡蛋联合起来也打不过石头的,算了。”

赵晓松顽强得不得了:“鸡蛋要反省,武装成铁蛋。”

杨桃被他弄哑火了,雨不见小,下午第二节是班主任的课,她不能不去,赵晓松买了两把伞,递给她一把:“我送你回学校。”

“鸡蛋变铁蛋难度不小,你还是回实验室寻求基因突变方法吧。”杨桃和赵晓松告别,轻快地向学校走去。失恋的人很惨的,她不忙时要多去看看他,这书生啊,太容易钻牛角尖。

秋雨连绵不绝地落着,道路湿滑难行,远远地就瞧见了校门,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出入。杨桃不用看就知道自己迟到了,但迟到总比不到好,她举着伞,急急忙忙地往里冲,冷不丁听见有人在对自己说:“嗨。”

是他,那夜在大排档偶遇的男孩子,她还记得他的名字,丁岩。他撑一把大伞,站在一天一地的雨水里,他的黑眼珠很亮。

风雨很大,她好像闻见了芒果香。虽然举目四顾,一无所见,但那凛冽的水果清香太像他的笑——眼睛里盛满了笑意,小月亮似的,金黄色,暖洋洋。

杨桃的心间情不自禁地掠过轻微的迷乱,他就那样望着她,然后——她无视了他,走进校门。

雕着花的铁栅栏后,是穿蓝衣的少年。他是她朋友的情敌,她得保持立场,即使他对她笑脸相迎,她也必须如此。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热门小说推荐

  • 白雪翠荷-纯白

    最新章节:附录 丧家之犬
    秦琪是勤奋好学的假小子,一次路遇和江川相识,两人在交往中情愫暗生,而江川学业优异但生性散淡,计划毕业后回到家乡县城,从事一份简单知足的工作,和父母一起过宁静生活...

    纯白09-10 完结

  • 青瓷少年-纯白

    最新章节:第七章 夏日幻灭事件
    关于十九岁的男生秦正阳的真实故事,真实到连我自己都相信了,梦里花落知多少,那些触不可及的伤痛并未使我变得刚强。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

    纯白09-11 完结

  • 校园绮梦-乡村小丑

    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一章 尾声
    大学校园是一个人才济济地方,他(她)们来自四面八方,在求学的同时,演绎着一个又一个故事。

    乡村小丑09-15 完结

  • 青藤心事-中学时代

    最新章节:第1002章 舍友
    谁没有过十七、八岁的青春呢?你的青春在抽离书本之后,是否只剩下一片空白?你的青春是否经受得起挫折打磨?是否有人为你助力前...

    清颜令雪03-25 连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