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一章 尾声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清晨。

    他坐在装有木轮的轿子里,遥望易水寒江,一片空蒙,衣袂微微飘扬,水花微微沾湿了他的衣衫。

    他有一双多情的眼。

    但他的外号却叫做无情。

    他显然在易水江边等人。

    他等谁?

    他等的人已经出现。

    疲惫、倦乏的从八仙台海府那条迄迢长道上,缓缓的走来。

    他仍年青、俊秀,但脸上的风霜,已使他令人感到岁月的遗憾、深情的余恨。

    他不疾不徐,信步走来,神情仍是傲慢而洒然的,但身姿却流露出一种疲乏与无依。

    无情向他点头,“你要我交给赫连春水和息大娘的信,我已经叫铁剑和铜剑交去了。”

    戚少商微弱地道:“谢。”他只说一个字。英雄相知,本来就不必多说废话的。

    无情道:“我没有问过内容是什么。”

    戚少商道:“你没有问。”

    无情道:“我也没有拆开来看。”

    戚少商道:“你当然不会这样做。”

    无情道:“可是我却能猜到里面说的是什么。”

    戚少商沉默。

    他沉默起来就像一个老人。

    “天若有情天亦老,秋云无雨常阴。”无情道,“多情却总似无情,情到浓时情转薄。

    你不想再拖累息大娘,所以在信里咐嘱大娘和赫连公子早日结成连理,而你自己……”

    他顿了一顿,才接道:“或许求死,或许为僧,或许飘然远去。”

    戚少商的目光又到了远方,那水意迷蒙、逆风透寒的所在:“为了我,已经死了很多人,其中有我深爱的,有我敬重的,也有深爱着我、敬重着我的人,他们都死了,而我仍然活着……”

    他似乎在笑:“你说,我活下去,还为了什么?”

    无情叹息。

    “我知道我劝不了你,”他说,“正如我劝不了二师弟重返京师一样。”

    戚少商道:“你不必劝。”

    无情道:“希望有一个人能劝得了你。”

    戚少商道:“谁?”

    无情用手遥遥一指。

    只见江畔,有一位蓑衣老翁,正在垂钓。

    水流急湍,惊起千堆雪,水花四溅,那人却在浪下岩上,面对万涛冲激,却像独钓寒江雪般的宁谧。

    戚少商向他望去的时候,那老翁也正好半转过身来,向他招手。

    戚少商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

    他跨过岩石,走过河沟,走近老者。

    老者有一双深遂的眼,里面有人情,有世故,有山中一日,世上千年。

    老者问:“你可有杀了他?”

    戚少商摇首。

    老者眼中已露出嘉许之色:“能杀人之剑,只不过是利器;能饶人之剑,已属神兵。你在武学上的境界,跟你人格上的修为一样,又高了一层。”他顿了顿,微笑道,“希望有一天你能施活人之剑。”

    戚少商突然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

    他感觉到震动,但更大的感受是崇拜。

    老者说:“铁手对追捕的生涯,已感到厌倦,固为这些月来发生的事,使他的心乱了,他分不清究竟谁才是捕?谁才是贼?到底为什么要抓人?为什么要被人抓?”他遥望水天一线之处,抚须道,“他遇上这些问题,除非在心里已找到了答案,否则,谁也不能把答案强加诸于他心里。”

    戚少商道:“我明白。”

    老者突然直视他:“可是你呢?”

    戚少商微微一怔:“我?”

    老者把鱼竿、鱼篓,全丢入江里,“江湖风险多,正道危途,难分西东,终要人去持剑卫道,你呢?”

    戚少商道:“我……”

    老者矍然道:“你已大悲大哀,大起大落,也大彻大悟,你要了此残生,还是要以此残生有所作为,这就由得你自己选择了。”

    他顿了一顿,一字一句的道,“我们暂时少了铁手,但需要你一剑擎天的独手。”

    戚少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我……”

    江水卷涌,拍击岩石,发出巨响,淹没了他的语音。

    风清寒。

    江水急。

    无情在远处,衣袂翻飞,虽然听不清楚一老一少的两人在说些什么,正说到哪里,但见他们仍在说着话,说着事情……

    在无情的眼里,江水那端的一片空蒙之外,也有一片艳红的色彩,在他心胸里的长空掣着双刀,展绽英姿。当然,她身旁还有一个穿着厚厚毛裘的男子。

    无情忽然想到不久前戚少商告诉他的四句诗:

    终身未许狂到老,能狂一时便算狂;

    为情伤心为情绝,万一无情活不成。

    他觉得他很了解戚少商藏在心底里最深处的意思。也许在那儿,情感的翻涌,要比这江水的怒涛还要激烈。而他也感受到了,一如这逆风吹浪,直把他衣袂吹得直贴肌肤一般。

    完稿于一九八六年一月甘四日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热门小说推荐

  • 逆水寒-温瑞安

    最新章节: 第一一一章 尾声
    《逆水寒》是温瑞安所著武侠小说,属于《四大名捕》小说系列,小说以流传在宋朝年间的“逆水寒剑”为线索,讲述了宋朝八大寨主保护“逆水寒剑”的江湖故事。

    温瑞安08-23 完结

  • 天剑绝刀-卧龙生

    最新章节:第六十八章 风流去散
    卧龙生的《天剑绝刀》这部作品特点是制造悬念。一开始就在悬念中徘徊。武功盖世的少林、武当等四派掌门人秘密聚会,竟同时遇害,势单力薄的白鹤门掌门人左监白被认定为凶手,遭到武林各门派的联合围剿,左监门夫妇及白鹤门百余人尽被屠戮。数年后,以“仇恨之剑”为标识的秘密帮派山现江湖,武林各门各派无不受到袭扰。敛迹多年的天剑、霸刀绝技再现江湖,一位年方弱冠的少年竟集两种绝技于一身,挑战各大门派,公开为白鹤门翻案。金刀盟主左少白率众直奔少林寺,当众揭露当代方丈谋害了上代掌门人,遭到数百名武僧的轮翻进攻,左少白一支剑大破亨誉武林的少林罗汉阵,掌门方丈携秘籍出逃。左少白与少林高僧等几经奋战,终于直捣黄龙,不料策划这场武林浩劫的魔头竟是...

    卧龙生07-17 完结

  • 鸳鸯刀-金庸

    最新章节:第四节
    小说叙述江湖上盛传的鸳鸯宝刀的秘密以及围绕它发生的故事。 武功不济却自视甚高的太岳四侠为给晋阳大侠萧半和祝寿,拦劫陕西西安府威信镖局为清廷保送的鸳鸯刀,被镖行武师所败;又欲抢夺林龙、任飞燕夫妻和书生袁冠南的行囊,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袁冠南以言语诈去仅存的数两银子;好不容易等来一位年轻的姑娘骑着一匹骏马而来,却仍然不敌,幸好此女是萧半和的女儿萧中慧,听说四侠目的是给父亲拜寿,摘下头上的金钗送给他们作为礼物。萧中慧此行也为鸳鸯宝刀,甘亭镇汾安客店之中,她得知宝刀就在镖行人手中……

    金庸08-30 完结

  • 越女剑-金庸

    最新章节:正文 五
    作品以吴越争霸为历史背景,吴优而越劣,勾践为击败夫差,采用了范蠡的计策,就在接近成功时,在铸剑和剑术上遇到了挫折。吴国剑士不但剑利术精,且善用兵法,越人不敌。而此时出现的放羊女阿青却轻易地击败了吴国八剑士,范蠡以之为奇,将阿青接到府邸,终于使越国剑士观摩到了“神剑”的影子。就凭这“神剑”的影子,越国的剑术已是天下无敌了! 另一方面,在薛烛的指点下,越国也造出了利剑千万,条件成熟,勾践早已按耐不住,终于大破吴军。而在范蠡的心中,攻破吴国并不是唯一的目的,他更想见到被献给夫差的美女西施。当两人见面时,阿青出现了,因为她已经喜欢上了范蠡,并以剑气伤了西施。但最终因西施的美貌而黯然离去……

    金庸08-2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