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零章 总帐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黄金鳞只觉得自己的头很大,几乎要比这世界上所有的事物还要大,而且很重,重得几乎使自己的身体负荷不起。

    他一见到这个人,他就觉得局势无论怎样发展,今晚都很难渡过,很难过得了去。

    这一刹那间,他的感受是很奇特的:

    他对这满园子的花、满院子的月、还有花前月下俏生生的英绿荷,都感到非常珍惜。

    奇怪,人在平时都不会珍惜他所拥有的、他所得到的、他所朝夕相伴、垂手可获的,但到一些特别的时分,又会份外珍惜,份外不舍。

    黄金鳞就是这样子。

    他依恋的看了看花,看了看月,也看了看英绿荷,仿佛有了点当年要考取功名时寒窗苦读的咏叹和志气,然后横刀向雷卷说:“你们既然食言,有多少人,一并上罢!”

    雷卷阴阴沉沉地道:“大娘已说过,她和戚少商会守诺的,要向你复仇的,就我一个,铁手他不屑向你报仇。”

    黄金鳞又有一线生机,豪情斗发道:“这么说,戚少商、息大娘、铁手都不会向我动手了?!”

    息大娘即道:“是。”

    黄金鳞大声道:“那我只要打败你,我就可以走了,是不是?”

    雷卷一摊手道:“你就算打不败我,只要逃得了,就尽管逃。”

    黄金鳞连舞几刀,刀气浸凌,花落叶飘,他人在月下,握刀凝发,长须飘飞,很有一股气派,一面凝注雷卷,一面以极低沉的声音向英绿荷道:“你替我护法,小心息大娘。”

    英绿荷也悄声道:“是”

    然后铁如意一记猛击在他背上!

    黄金鳞大叫一声,身子禁不住连冲三步,雷卷的拇指已捺在他的额上。

    黄金鳞一刀砍出,雷卷已如蝙蝠般掠到息大娘的身边,遥遥而冷冷的看着他。

    天地摇幌,花叶摇荡。

    烛火狂摇。

    月影闪晃。

    黄金鳞觉得自己的头好轻,比一根羽毛还轻,轻得几乎使他立足不住,他用刀尖支地,吃力地指着脸无人色的英绿荷,艰难地道:“你……你也来暗……暗算我……为什么……”

    英绿荷白了脸,手执铁如意,一步退一步的道:“你怪不得我,不能怪我。”

    黄金鳞嘶声道:“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英绿荷狂摇着铁如意,一味的说:“我也要活下去。我跟你在一起,一早就是他们的授意。我在猫耳镇已遭他们所擒,他们没有杀我,便是要我今晚对你下手……”

    黄金鳞觉得眼前一片深红,看不清楚,他用手往脸上一抹,一手都是鲜血。

    他惨笑道:“好,好……你们都骗得我……好……”

    雷卷沉声道:“不能说我们骗你。大娘、少商、铁手,的确都没出手。向你报仇的,确只有我。英绿荷不是向你‘报复’的,她是向你‘暗算’的。我们并没有食言。”

    他冷冷的道:“因为你一向言而无信,我才跟你玩言辞上的戏法,正如你当日制住了铁手之后,任由人动手伤他,却说你守约不动他一般。”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若然不报,时辰未到。”雷卷的声音对黄金鳞而言,是愈来愈远、自深黝漆暗里的回响:“这样老掉牙的话,你想必听过,但不一定会相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现在都是你应报的时候,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黄金鳞不是没有话说。

    而是他说不出来。

    顾惜朝说得出话来的时候,是因为刺痛。

    刺痛还不是最难受的。

    最难受的是断臂的感觉。

    ——那感觉是失去的永不复来,他变成个独臂的人,永远带着伤痕,永远负着遗恨。

    “连云三乱”都己聚集在一起,他们就在顾惜朝一家不为人所知的宅子里躲藏着,过得一日得一日,过得一时得一时。

    申子浅和侯失剑却不赞同。

    申子浅的意思是:“躲在这儿,也不是办法,迟早会给他们找到,一定要逃出京城,找个地方躲起来,俟顾公子伤势复原时,再图报仇大计。”

    侯失剑的意思是:“现在再不逃出京城,恐怕就再也逃不出去,朝廷既已让他们为所欲为,早晚会下谕抄家灭门,顾公子不如趁现在潜出京城,要安全多了。”

    顾惜朝对他的义父傅宗书所为,已完全绝望,而义兄黄金鳞的暗算,更使他战志全溃,申子浅和侯失剑对他有救命之恩,他们的话,他自然信任听从,于是打算离开京城。

    申子浅道:“这样走可不成。”

    侯失剑道:“而今顾公子你已声名狼藉,天下所大,只怕难有容身之所,不如趁皇上未下旨抄家之前,把金银钱财、物业珠宝,全换成值钱家当软细,逃离京城,运用这笔钱财,他日要图复起,也较有个底子。”

    顾惜朝伤痛之余,不暇细思,只觉有理,便要着“连云三乱”去办理变卖产业一事,申子浅却道:“这件事,三位不妨指引协助,但交易仍由我们着手较好,不然,三位一旦出面,很容易让人看出,顾公子要挟款潜逃。”

    侯失剑生怕顾惜朝不放心,便安慰道:“我们已是同一船上的人,我们救了顾公子,他们会放过我俩吗?万一皇帝降旨,我们也是朝廷钦犯呢!我们现在是谁也离不开谁,多一点银子,好一点花用,这还是依托顾公子门下的福荫呢!”

    顾惜朝到了此时此境,也不由得他不信任这几个人,只好暗嘱“连云三乱”留意一些,便放手让他们去办理了。

    于是,侯失剑和申子浅便离开了他,带着顾惜朝授意变卖的财产,“连云三乱”一向都留下两人在宅子里看守并照顾顾惜朝,那天下午,宋乱水被殴得脸青鼻肿的连跌带爬地跑了回来,向顾惜朝报告:

    申子浅和侯失剑已挟款扬长而去。

    顾惜朝听了以后,不要人相扶,走出院子来看天。

    天依旧,云依旧。

    天到底有没有情?

    上天究竟让不让他活下去?

    然后他转身发令:“我们出城去!”

    ——纵然没有钱,纵使为人所骗,但只要能逃出京城、逃出生天,他就有希望活下去,有希望报仇!

    他们潜逃出城,一路来,昼伏夜行,披星戴月,顾惜朝伤势严重,又不曾好好歇息,伤口不断恶化,但他都咬牙苦忍。

    因为他想起戚少商。

    戚少商也断了一臂,渡过漫长的逃亡岁月。

    他忽然很了解戚少商当时的心情。

    ——这世界上,可能没有一个人,能比他更了解戚少商,也没有比戚少商更了解他此刻心情的人。

    他咬牙苦忍,单臂执鞭,渡过山、涉过水,走过很远很远的地方,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去投靠过很多很多的人,但都遭人白眼、严拒、甚至意图把他们擒杀。

    顾惜朝这才完全了解一个人失势以后的遭逢:有酒有肉多兄弟,患难贫病无一人!

    不过,他决非“无一人”!

    他还有“连云三乱”。

    他到现在才知道,这三个亲信弟子:冯乱虎、霍乱步、宋乱水对他有多么的关怀、多么的忠心、多么的难能可贵!

    他在心里发誓:只要自己有一天能再有出头之日,他一定要好好酬谢他们,一定要全力报答他们三人!

    可是,眼前还是走不完的长路,分不清的仇人,永远没有终止的逃亡,以及一不小心就会中伏的陷阱。

    他知道戚少商等人仍在追杀着他。

    他要活下去。

    所以他尽一切所能的逃亡。

    只要能活,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愿意。

    他逃得很艰辛,很困苦,但他仍是要逃,仍然在逃。

    无尽而不断的逃亡。

    直至有一天,他逃到了八仙台,遇见了吴双烛,吴双烛一见他来,几乎认不出他来,及至认出他以后,便势烈的道:“你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这儿的人,都是你的人,没有人可以不得我同意,敢伤你一根头发。你安心住在这儿罢,不必再逃了。”

    顾惜朝听到了这句话,忍不住哭了出来。

    哭出声来。

    你从来不敢相信一个大男儿会哭成这样子。

    顾惜朝自己也不相信。

    要是在从前,他也许根本不相信,像他一个这样的人,也会流泪,而且会哭成这个样子。

    吴双烛为他“洗尘”,为他准备了一场“夜宴”。

    顾惜朝好久没有这样饿过了。

    而且好久没有这般松弛过了。

    他的神经一直绷紧着,快要绷断了。

    在这儿,他的确可以好好的吃一顿,好好的松弛下来,好好的养伤。

    一路上,他想松弛,当然不敢,想吃一顿好的,也没有银子,想要打家劫舍,又怕惊动仇人,所以步步为营,宁愿捱饿,也不敢轻举妄动。他的伤一直都在痊愈,但不经彻底的休养,仍好不全。

    现在他已洗了澡,身上的臭气已去,大吃了一顿之后,他感觉得自当日秘岩洞一役后,第一次有了重振的决心。这时吴双烛就站起来,向与宴的江湖朋友笑道:“我们这位顾公子,在武林中,是个极出色的人物;在官场上,是个了不起的人。”

    大家都附和、拍掌欢呼,顾惜朝居然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脑中不禁出现当日他在连云寨威风和官场上得意的情形,一一如历在目。

    “这位顾公子能够扶摇直上,平步青云,全靠八个字,那就是:”吴双烛脸上的笑容冻结了,“卖友求荣,心狠手辣。”

    顾惜朝本正向人敬酒,现在已没有人向他举杯,人人都冷着脸色冷冷的瞧向他,眼神充满卑夷与不屑,有人甚至已向地上吐痰。

    “当日,我们四叟助他逮捕犯人,他借我们这儿行事,但却先杀了巴老三,又刻意让老四送死,再不顾道义,射杀刘老大;”吴双烛的语音转而凄厉,“各位,你们来评评理,像他这种人,该不该去帮他?他沦落到这个地步,是不是可以说:上苍有眼!”

    顾惜朝已抬不起头来。

    他的手也在抖着。

    他急躁地呼道:“乱虎、乱步、乱水!”

    霍乱步、宋乱水、冯乱虎一齐步了上来。

    “我们走!”顾惜朝气急败坏的道,“我们离开这儿!”

    可是他才站起来,就咕噜一声滑倒下去。

    “这种毒药叫‘笑迎仙’,是息大娘从尤知味那儿学回来的,尤知味那两位结拜兄弟自从知道你临阵逃脱,任由尤大师被擒于安顺栈后,他们一直都想向你报复,你已经领略他们报仇的手段了罢?”吴双烛铁青着脸色道,“这毒药毒不死人,可是只叫你比死还痛苦,痛苦得非自尽不可。”

    人都散去了,灯影依旧,场中只剩下了白发矍烁的吴双烛。

    顾惜朝只觉痛苦难宣,五脏如焚,嘶声道:“三乱,动手!”

    “好!”宋乱水一拳,把顾惜朝打飞出去。

    他的鼻子再度碎裂。

    血水不断的惨迸出来,使他喉头呛咳不已。

    他忍着痛,去拔斧,斧不在,只好拔刀,刀也不在。

    刀在霍乱步手里。

    斧被冯乱虎执着。

    顾惜朝已被彻底的击溃。

    他知道自己完了。

    一个人就算是真的完了,也不比他知道自己“已经完了”更来得绝望。

    他想挣起来,可是痛苦又教他倒在地上,像虾米一般的蜷缩着、抽搐着。

    他还清清楚楚听见“连云三乱”说的话:

    “你这个破败星,跟了你,真是倒八百辈子的霉!”

    “我们早就想放倒了你,可是答应过戚寨主,一定要假意服侍你,直至让你捱到八仙台,见着了吴神叟,才可以露出身份!”

    “我们跟申子浅、侯失剑早就串通好了,否则,他们怎么不杀了你?我们又怎会跟你吃这些苦!”

    顾惜朝挣扎着,辗转着,寻到地上一口酒罐子,他用头把它撞破,捡起一块碎瓷片,手颤动着,就要把瓷片尖口往脖子上割。

    忽然,有人执住他的手。

    然后让他闻一瓶东西。

    他大力而急促地吸了几口之后,体内的剧痛就渐渐而神奇地消失了。

    那人又递给他一柄小斧,一把小刀。

    他执着刀,拢进袖里,再紧紧的握着斧,然后才鼓起勇气,往上看去:

    那是一个俊逸、落寞、风霜的独臂白衣人。

    戚少商。

    “现在你是独臂,我也是只有一条胳臂,你的伤也好了八成。”戚少商道,“你怀中有斧,手中有刀,我掌中也有青龙剑,你已众叛亲离,我也给你出卖过……”

    他在月下慢慢的拔出了长剑,青锋发出一声清越的龙吟,“我们正好可以决一死战,算一算总账。”

    他们已到了结算总账的时候。

    人来到世上,这账总会算一算,只看迟早,只不知或赊或赚。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热门小说推荐

  • 天剑绝刀-卧龙生

    最新章节:第六十八章 风流去散
    卧龙生的《天剑绝刀》这部作品特点是制造悬念。一开始就在悬念中徘徊。武功盖世的少林、武当等四派掌门人秘密聚会,竟同时遇害,势单力薄的白鹤门掌门人左监白被认定为凶手,遭到武林各门派的联合围剿,左监门夫妇及白鹤门百余人尽被屠戮。数年后,以“仇恨之剑”为标识的秘密帮派山现江湖,武林各门各派无不受到袭扰。敛迹多年的天剑、霸刀绝技再现江湖,一位年方弱冠的少年竟集两种绝技于一身,挑战各大门派,公开为白鹤门翻案。金刀盟主左少白率众直奔少林寺,当众揭露当代方丈谋害了上代掌门人,遭到数百名武僧的轮翻进攻,左少白一支剑大破亨誉武林的少林罗汉阵,掌门方丈携秘籍出逃。左少白与少林高僧等几经奋战,终于直捣黄龙,不料策划这场武林浩劫的魔头竟是...

    卧龙生07-17 完结

  • 逆水寒-温瑞安

    最新章节: 第一一一章 尾声
    《逆水寒》是温瑞安所著武侠小说,属于《四大名捕》小说系列,小说以流传在宋朝年间的“逆水寒剑”为线索,讲述了宋朝八大寨主保护“逆水寒剑”的江湖故事。

    温瑞安08-23 完结

  • 鸳鸯刀-金庸

    最新章节:第四节
    小说叙述江湖上盛传的鸳鸯宝刀的秘密以及围绕它发生的故事。 武功不济却自视甚高的太岳四侠为给晋阳大侠萧半和祝寿,拦劫陕西西安府威信镖局为清廷保送的鸳鸯刀,被镖行武师所败;又欲抢夺林龙、任飞燕夫妻和书生袁冠南的行囊,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被袁冠南以言语诈去仅存的数两银子;好不容易等来一位年轻的姑娘骑着一匹骏马而来,却仍然不敌,幸好此女是萧半和的女儿萧中慧,听说四侠目的是给父亲拜寿,摘下头上的金钗送给他们作为礼物。萧中慧此行也为鸳鸯宝刀,甘亭镇汾安客店之中,她得知宝刀就在镖行人手中……

    金庸08-30 完结

  • 飘香剑雨-古龙

    最新章节: 第133章 瓢香剑雨结全书
    《飘香剑雨》小说是古龙“江湖名篇”系列之一。名满江湖的铁戟温侯吕南人因妻子背叛自己、改嫁武林恶势力“天争教”教主萧无,打算从此隐姓埋名,躲避仇家。然而他与生俱来的正义之心却让他结识了一帮武林正道好友,更练就了一身非凡的武功。正当他准备踏上为武林除害的复仇之路时,却突然得知前妻曾为自己产下一子,当天就被人掠走……等待着这对父子的会是怎样的命运呢?《飘香剑雨》小说改编电视剧《飘香剑雨》,讲述了神秘高手伊风独力挑战天争教落败,被聚贤山庄掌舵人老李看中,加入正义联盟,从而成长为救世英雄的故事。

    古龙08-23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