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我不是高能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现在,我还会想起父亲。

  阿尔斯兰州肖申克州立监狱,C区58号监房,有时我趁着老马科斯熟睡,悄悄回忆往事流泪。

  2009年9月19日,下无三点。

  刚在小簿子里写到“请你帮我查一个电话号码!”,黑人狱警就过来敲了敲铁门,“1914!典狱长找你!”

  “1914”是我在这里的名字。

  走过铁门,冷静地穿过走廊,四周响起囚犯们的嘘声。

  经过三道狭窄的安全门,经过地下回廊,进入监狱行政楼,这里的戒备松了许多,狱警押送着我进入典狱长的办公室。

  “你好,1914。”

  典狱长德穆革先生,坐在一把巨大的黑椅上,缓缓掐灭嘴里的烟头,示意狱警退出他的办公室。他有一个长长的鹰勾鼻,从头发与脸形来看像犹太人。面对我这样的终身监禁囚徒,却丝毫不加防范地捧着咖啡说:“今天,我同时接到两通电话,都与你有关。”

  “与我有关?”

  “一个是男人打来的,另一个却是女人。”

  “谢谢,我知道他们是谁了。”

  典狱长的声音分外阴沉,“我会按照他们说的去做,前提是你必须听我的话。”

  “我会的。”不想多看他的这张面孔,我低头说,“先生,我可以走了吗?”

  “等一等,还有件事——昨晚,我也听说了。”

  “听说什么?”

  “掘墓人。”

  他说完又点起一支烟,蓝色的烟雾从他脸上弥漫起来,让我压抑着自己的恐惧。

  “这是真的吗?那个传说中的幽灵,真的回来了吗?”

  “不,我希望大家终止这种无稽之谈。”典狱长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紧张的神色,却还给自己壮胆说,“我已经在这座监狱七年了,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掘墓人!”

  “可我确实见过他。”

  从我嘴里突如其来的这句话,让典狱长德穆革先生面色惨白,他那鹰勾鼻与黑色头发,倒是很像吸血鬼电影的德古拉伯爵。

  他还怔怔地盯着我的眼睛许久,终于挤出一个词组:“Getout!”

  于是,我如典狱长所愿滚蛋了。

  黑人狱警的将我押回C区58号监房,老马科斯依然坐着看书,我悄悄拿出抽屉里的小簿子,接着记录我的故事——

  没有父亲的日子。

  第二天.

  我和母亲守着父亲的灵堂。

  在外面跑了整个上午,把父亲送到殡仪馆,确认后天火化举行追悼会,在我家附近的酒店预定了豆腐羹饭——南方许多的地方的习惯。下午疲倦地回家,再给亲戚朋友们打电话,通报追悼会的时间。不断有人上门来吊丧,大多是爸爸单位的同事,没几句话放下礼物就走了。我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能暂时防下悲痛处理这些事,虽然一切都是被迫的。

  家里只剩下我和妈妈两个人了。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关上房门拿出几张信纸,最近七个月没写过信,摸着纸笔的感觉那么陌生。

  信札的第一句话是——

  秋波:

  你好……

  足足写了三页信纸,握笔的手指都疼了。盲姑娘嫩够看信吗?节目编辑一定会给她念的。最后要落款时,我停顿了好几分钟,才写下“兰陵”这个名字。

  重新读了一遍,将三页信纸塞入信封,写上广播电台“午夜面具”的地址邮编。

  手机又响了,是莫妮卡:“喂,高能!我查到那个号码了!”

  “你太厉害了!在哪里?”

  “美洲大酒店。”

  离我家不远,是一家最新开业的外资五星级酒店。

  十分钟后,我打车感到了美洲大酒店。

  果然是五星级大酒店的气派,大门装修得富丽堂皇。我匆忙出门穿着寒酸,还戴着黑纱,保安粗暴地将我拦下来。我好说歹说都没有用,隔着酒店玻璃门,看到大堂里的莫妮卡,她那混血的摸样煞是醒目。急冲冲地向他大喊,她出来告诉保安我是她的朋友。保安看到她混血的模样,立刻把我放进了酒店。

  “我讨厌这个地方!”我觉得刚才受到了侮辱,“你怎么查到这里的?”

  “固定电话号码,电信公司就可以查,你真笨!”

  她带着我走到酒店前台,向服务生查询昨天凌晨一点,哪个房间电话打出来过,服务生表示没办法查询。

  莫妮卡将我拉到一边说:“每个酒店都有电话记录,所有房间打出电话都可以查到,否则怎么结算电话帐单呢?”

  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这回说的全是英文,一直对着我,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打完电话不到一分钟,前台服务生就把我们叫过去了,满脸堆笑地向莫妮卡道歉,很快查出了房间号码——1919房。

  昨天凌晨一点一分,美洲大酒店1919房打过一个电话到我父亲的手机上。

  服务生查了一下入住资料,当时1919房的客人现在仍未退房,是用美国护照登记的,名字叫“常青”。

  “是中国人的名字?”我轻声对前台服务生说:“客人现在在房间里吗?”

  “这个就不知道了。”

  莫妮卡掏出一百美元的小费说:“你给1919房打个电话,如果客人接起电话,就问他需要什么房间服务。”

  服务生拨起电话,我的手心已捏了一把汗,紧张地看着莫妮卡,她也拧起眉头异常警惕。

  “喂,常先生吗?我是前台,请问需要什么房间服务?”

  电话居然拨通了,客人正好早房间,确实是美籍华人。

  “打扰了,再见。”

  等服务生放下电话,我和莫妮卡已飞快地冲向电梯,以免那个家伙又坐电梯下来。

  冲进电梯,,按下19层,我的面色已涨得通红,握紧拳头像要打架的样子。

  “高能,你一定要冷静,千万不能冲动。”

  “是!”

  强迫自己松开拳头,靠这电梯壁深呼吸着。

  19层到了,踏入静谧的走廊,来到1919房门前。莫妮卡先让我退到以便,由她按下门铃。

  只等了几秒钟,房门打开了。

  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华人男子,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站在门里。我确信从没有见过这个人,至少在苏醒以后的半年里没见过。

  “常青先生?”

  莫妮卡冷冷地问了一句。

  “是我。”他不慌不忙的回答,随后目光跳过莫妮卡,直接落到后面我的脸上,“请进!”

  他居然没问哦是谁?心里有些犹豫,依旧快步走进房间,莫妮卡走在我身边,警惕地盯着那个男人。

  这是一个豪华套间,刚刚打扫过,没什么一样,常青似乎认识我,用标准的国语说:“两为请坐。”

  小心翼翼地坐下,还没等我开口问他,常青主动说话了,“贤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我已在这里等你两天了。”

  什么?贤侄?

  我完全晕了,不知该立刻暴打他一顿,还是该跟他称侄道叔?



  然而,他的眼睛却毫无防备地被我盯着,从而看到了他的心里话——奇怪,他心理丝毫不慌张,看起来并没有说谎,确实在这里等了我两天!

  “两位要喝点什么?”

  他说话文质彬彬,走到酒柜前开瓶了,莫妮卡急忙说:“Nothanks,不需要。”

  “请问你是高能先生的女朋友吗?”

  “不,当然不是!”莫妮卡也不尴尬,“我只是他的同事。”

  “真的吗?可是我听说高能最近被公司裁员了,是前同事吧?”

  她低头说道:“是,前同事。”

  “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我始终按奈不住,开门见山,“你还知道我为什么要找你吧?”

  “是的,非常抱歉,昨天凌晨一点,是我用酒店的号码,给你的父亲,也就是高思祖先生打了电话。”

  他居然那么坦率地承认了!原本以为还要审讯一番,甚至要动用武力才能让他开口,接下来他要说什么?

  “两天前的晚上,也是我给你父亲打了电话,然后他就到这个房间里,与我长谈到了深夜。”

  “你是是很么人?蓝衣社?”

  “蓝衣社不是一个人,但我确实与蓝衣社有关。”

  又是这套话,我盯着他的眼睛问:“昨完与我在MSN上说话的人是不是你?”

  “当然不是!”

  “你们究竟要怎么样?害死了我的父亲,现在又要来害我吗?”

  “不,我绝不希望你父亲有任何意外,我也想不到他居然会选择自杀,这其中的秘密也许只有他才知道了。”常青从酒柜里拿粗一瓶饮料自斟自饮,“其实,我家与你家都是世交,至少已经有三代人的关系了。”

  “世交?”

  怪不得他第一次就叫我“贤侄”,搞得像武侠小说里的华山派与衡山派。

  更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我一直都盯着他的眼睛,却发现前面那么多话,居然全都是实话,他并没有欺骗我。

  “不,我不记得父亲跟我提起过你,也不知道我家有什么世交。”

  “是的,你父亲不但不会告诉你,还希望你永远置身事外,不要被卷入到这些秘密当中,因为他深深地爱着你,他希望你平平安安,不要有任何危险。”

  常青的这番话让我垂首深思,倒与父亲死前说的那些意思相符。

  “是的,父亲深深地爱我。但正因为他那么爱我,所以我更不能接受他的死,我一顶要找出他自杀的原因!”

  “所以你就找到了我?我已经承认了,我和你的父亲有过长谈,我也想不到在与他通电话一个小时后,他竟然会轻生。但我不能透露我和你父亲具体谈了什么,因为这是你父亲在最后一个电话里对我关照的,他不想让你和他一样再被那些秘密煎熬,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知道,否则你将处于比你父亲更大的危险中。我已答应了你的父亲,并将信守这个承诺,不会把任何秘密告诉你。”

  我盯着常青的眼睛,却看不清他心里想什么?也许都是真的?

  “你说父亲是为了保护我,才不让你向我透露任何秘密的?”

  “是的,你的父亲向你透露过秘密吗?”

  “没有。”

  “对,这就是他的愿望所在。”

  但我还是痛哭地摇头,“就算这真是我父亲的遗愿,但你为什么突然给他打电话?在你半夜打的电话里,究竟说了什么话促使他自杀?”

  “恰恰相反,我希望你父亲好好地活着,因为他身上的秘密如此重要,无论对他的还是对我而言,都如同一个巨大的宝藏——他的趋势就是这笔宝藏的重大损失,可惜他已厌倦了这个秘密,不愿意再把延续千年的游戏做下去。”

  “延续千年的游戏?”我瞪大眼睛,希望发现他的心里话,“什么游戏?”

  “秘密——不能说的秘密。”他转身给自己倒了杯饮料,“他一顶想用自己的死亡,来彻底终结这个游戏,同时永远埋葬这个秘密。他是为了你的安全而死,也是为了许多人的未来。无论他能否完成心愿,都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一个伟大的男人。”

  “你好像在说一件惊天动地的秘密,而这件秘密不但影响到我的家族的存亡,也影响到千千万万的人?”

  “是。”

  常青反而向我步步逼来,“高能,你的父亲希望你做一个饿普通人,不要为了那个千年秘密,和某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而走上万众瞩目的十字架!”

  “万众瞩目的十字架?”

  太阳穴的神经又疼痛难忍,尽管我极其不愿意相信,但从常青的眼睛里发现——他说的居然全是事实!

  我曾幻想成为万众瞩目的人,得到财富权力与名誉,享受各种各样的欲望与幸福。父亲却要我像远离毒药一样远离这些幻想,期望我平平淡淡才是真,成为茫茫人海中一个平庸叫色,就此度过卑微而平凡的一生。“当然,究竟选择走上十字架,还是最终老死于床头,这完全是你的自由。”

  听完常青的这句话,我咬着嘴唇不知该说什么脑子彻底乱了套,反复出现父亲的连旁,还有那些闪光的碎片。

  “常先生。”看到我的精神已接近崩溃,保持沉没的莫妮卡挺身而出,“无论这个秘密是什么,能否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对不起,作为高家几代的世交,我的身份同样也是高思祖先生的秘密之一。”

  “那你说在这里等了高能两天,你在等他什么?”

  “因为我相信以高能的智商,一定会找到我的。”常青看了看时间,“对不起,我还有个重要约会,必须马上出门,再见。”

  下达完他的追逐令,常青穿上西装,提起包往客房门口走去。

  “等一等!”

  莫妮卡冲到门口拦住了他,常青淡淡地说:“你们要绑架我吗?”

  我面无表情地偶到门口,拉了拉莫妮卡的衣袖,“算了,我们也走吧。”

  莫妮卡盯着常青的眼睛,对峙了几秒后给他让开了路。常青径直走入电梯,留下我们两个在走廊内。

  “高能,给我两天时间,我会查出他的老底!”

  “刚才的对话非常奇怪,他并没说什么实质性的内容,但我发现他基本上没有说谎。”

  “你怎么判断别人是否说谎?”

  她又绕回来了,还想套我的话吗?我苦笑一声,“不知道,也许是命运的恩赐。”

  “读心术?”

  走廊里死一般寂静下来,我走到电梯前回答:“不,读人术。”

  “读人?”

  “读人即是读心。”

  坐进电梯,从19楼下降到底楼,回到五星级酒点的大堂,莫妮卡却一路沉思着我的话。

  外面下雨了,我打上一辆车匆匆离去,从后窗回望路边的莫妮卡,小时在迷蒙的烟雨中。

  读人即是读心。

  没有父亲的日子。

  第三天.

  窗外是阴冷的雨,整个房间透着潮湿,从峭壁无孔不入地钻进来,渗入我的皮肤与血管。


  明天,就是父亲高思祖的追悼会。

  我刚写完在追悼会上的讲稿,妈妈还守在灵堂喃喃自语。

  “妈妈,你在说什么?”

  “我感到你爸爸在里面对我说话。”

  她抬头看了看父亲的遗像,我抓着她的胳膊,“不,你只是太悲痛太想念他了。”

  妈妈不再说话,闭上眼睛不知想什么,她沉没更让我担心。

  灵堂里寂静了十几分钟,在遗像里父亲的注视下,我问出了一个困扰我许久的问题:“妈妈,我会游泳吗?”

  “怎么问这个?”妈妈恍惚地摇头,似乎有些神经衰弱,托着下巴叹息,“不,你从来不会游泳。小时侯你爸带你去学过,但你无论如何都学不会,后来就再也没有游过泳。”

  自从我上次去杭州,在西湖断桥下救起一个溺水的孩子后,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却没想到竟是这样的答案。

  “真的吗?我从来都不会游泳?”

  “当然,妈妈最了解你了,怎么可能会搞错呢?”

  既然我从来不会游泳,那跳下西湖救人的又是谁?暂时跳过这个问题,如果我不是爸爸亲生的儿子,那么妈妈就成为最大的疑点——不,绝不允许有这种想法,哪怕仅仅是一种假设!但如果妈妈也不是我的亲生母亲呢?脑袋又要被挤爆掉了,这些疑问却不敢说出来。

  窗外,淋漓的雨水打在玻璃上,密密麻麻敲打着我的心。

  回到小房间,关上门坐卧难安,把时间再倒回半年前,苏醒以来丢失了全部记忆,关于自己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我的。而这半年来我的某些发现,却对自己的一切都是别人告诉我的。而这半年来我的某些发现,却对自己的过去产生西所怀疑。比如离奇的游泳问题,接着是可怕的血型问题,最后竟想到了张雨生!

  原本从来不会游泳的我,沉睡一年醒来后却有了如此好的水性?不可能在沉睡中学习会了游泳吧从来不唱张雨生的歌的我,却在苏醒后突然能模仿张雨生唱歌?不肯能是我在沉睡中学会了张雨生的歌吧?

  为什么在这两个方面,现在的我与以前截然不同?

  还有最最致命的血型——如果我不是父亲在生物学上的儿子,那么我的亲生父亲又是谁?如果我是母亲在生物学上的儿子,这一定是我遗迹母亲的奇耻大辱!不,我绝不相信妈妈会做出的事。

  然而,有什么方法能换给母亲一个清白?

  血型、游泳、张雨生的歌——这三件事都极度蹊跷,血型证明我不是父亲的儿子、游泳和张雨生的歌证明我不是以前的我。

  假设我不是以前的我,那么我当然不是母亲的儿子!

  老天!脑中掠过一个最不可能的可能——我既非父亲的亲生子,同时也非母亲的亲生子,实际上我的亲生父母另有其人?

  牙齿剧烈地打战,双手几乎要拔下头发,难道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母亲的问题?

  不,以前的高能不会游泳,以前的高能也不会唱张雨生。

  而现在的我擅长游泳,现在的我也擅长唱张雨生的歌,并不是高能不是高思祖与许丽英的儿子,而现在的我根本不是以前的高能!

  我不是高能?

  这是一种更令人恐惧的可能,指向无限诡异的想象力,也意味着半年来照顾我的高家夫妇,原本就不是我的父母?

  终于,逻辑又回到伦理道德允许的范围“妈妈仍然是一个贤妻良母,爸爸也没有被戴上绿帽子,冤枉地替别人养大儿子。他们夫妇确实生了一个儿子,并将他养大成人到二十多岁,他就是高能——但不是我!

  也许,我只是拥有了一张和高能一样的脸,或许还有和高能一样的嗓子,除了我能唱出比他更高的音域,达到张雨生那样的境界。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犹如我剧烈抖动的心脏。

  烦躁地徘徊几步,突然冲出房间回到灵堂问:“妈妈,我是你的儿子吗?“

  “傻儿子,你疯了吗?“

  妈妈疑惑地摇摇头,而她的眼睛却被我看清楚了——她没有说谎,在她眼里我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因为我是以高能的面目出现在她的面前。

  “对不起,妈妈。”我也抓着妈妈的手,放到嘴边亲了亲说,“你有没有留着我小时候的东西,比如头发之类的?”

  她想了半天才说:“想起来了,你出生后不久,我把你的胎发保存下来了。”

  “在哪里?”

  妈妈回到卧室,在五斗翻里翻箱倒柜了半天,小心翼翼地捧出一个铁皮盒子。

  看得出她保存得很好,打开来是一撮胎发,浅浅的颜色又细又软,二十多年了却还像刚刚剪下来的。

  “这就是你的胎发,妈妈留着它就像存个纪念,看到它就会想起肚子里怀着你的时候。”

  她说着摸了摸我的脑袋,好像我还是妈妈怀中的婴儿,如果我真是高能的话。

  虽然手机又响了,退回自己房里接起电话,果然是莫妮卡,“喂,昨天晚上,常青已经从酒店退房离开,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该死!”我压低声音狠狠地说,“昨晚他骗了我们,根本不是什么约会,就是想把我们骗走,然后溜回去退房,以免我们在找他!”

  “但我查到常青的底细了,1958年他出生与中国,1979年成为恢复高学深造,毕业后留在美国工作。八十年代末,他神秘的成为百万富翁,并加入美国国籍。但他并未在仍和一家公司供职过,也没有经营过什么企业,谁都不知道他巨额财富的来源。”

  “这次他怎么会回国的呢?”

  “他在三天前回的国,根据入境记录,这也是他今年第一次进入中国,这就是我查到的全部内容。”

  我在电话里苦笑一声,“你知道吗?你完全不像总裁主力,你更适合做一个私家侦探。”

  “也许把。”

  结束通话之前,我犹豫地问:“莫妮卡,能否再帮我一个忙?”

  没有父亲的日子。

  第四天.

  殡仪馆。

  雨一直下,所有人都撑着黑色的雨伞,穿着黑色的衣服,戴着黑色的袖章,怀着黑色的心。

  我的父亲高思祖的追悼会。

  这于是我最近第二次来到殡仪馆送人,上次送别的是上吊自杀的陆海空。

  我租了一个不大的厅,放好花圈就显得有些挤了。亲戚朋友与单位同事家在一起,总共不超过三十个人,看起来冷清又寒酸。妈妈一直掉着眼泪,舅舅牢牢扶着她的肩膀,父亲单位领导先致了悼词,接着我作为唯一的儿子,向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亲朋好友们致辞。

  我的最后几句话是这样说的——

  “爸爸,直到你生命最后的时刻,还在想着如何保护我,不让我受到任何伤害。你说你深深爱着我,对此我深信不疑,你以生命时间了誓言。虽然,此刻的我悲痛欲绝;虽然,我幻想这一切都没发生过;虽然,如果我有机会穿越失控,绝对会阻止你的离去;但是,我仍然要对你说——爸爸,你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也是一个伟大的男人,即便整个世界都无法理解你,但只要你的儿子我能够理解,你在九泉之下也当安息吧!永别了,爸爸。”


  说完这段我已泪如雨下,妈妈也泣不成声。其他人虽听不懂我的意思,却也被我的情绪和当时的气氛感染。随着向遗体告别的哀乐声响起,所有人的心都被父亲揪着,走向帷幕后的水晶棺材。

  作为儿子我走在最面前,看着玻璃下的父亲——他被装扮得不错,看起来像活着,穿着一套我专门给他买的西装,父亲这辈子几乎从没穿过西装,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在沉重的哀乐刺激下,我颤抖着抚摸水晶棺材,却摸布道父亲冰冷的脸,只有我自己滴落的泪水。

  无论我是否他的亲生儿子,大拿我确实把他当做自己的父亲,在他生命消逝之后,才真正感受到了他的父爱,竟那么深厚那么伟大。

  追悼会已接近尾声,大家转了一圈回到原地,所有人与父亲告别。母亲几乎昏倒在棺材前,被舅舅阿姨拉了胡来。当我们又排成几列,向父亲遗体三鞠躬告别是,外面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黑衣人。

  居然看到十几个黑衣人,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黑色的帽子,胳膊上戴着黑纱,捧着十几个花圈进来。所有花圈上都写着“高思祖先生千古”的毛笔字,却没留下仍和赠送者的落款,他们簇拥着一个男人,同样也是一身黑衣黑帽外家黑色墨镜,看不清他的长相。

  但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常青,因为他的身材要比常青高大很多。

  这群黑衣人走进追悼会现场,使原本就狭窄的挺里,显得更加拥挤逼仄。我冲上去询问他们是什么人?但他们低头不语,样子倒还必恭必敬,我也不敢贸然把他们赶走,说不顶真是父亲生前的朋友呢?

  中间那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缓缓地走到父亲的水晶棺材前,摸着玻璃成摸了半晌。大家都搞不懂这帮人是谁,看起来很像《黑客帝国》里的打扮。

  黑衣人围绕父亲的遗体走了一圈,没有和在场的任何人打招呼,一言不发地离开追悼会。他的黑衣人围绕着他,快步走出殡仪馆。我疑惑地跟出去,却看到他们跳上几辆商务车,一阵风似的扬长而去。

  追悼会结束后,我让人照顾好悲痛的妈妈,陪伴父亲去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火化。

  我变得很坚强,冷静地看着父亲,看着他被缓缓送入焚尸炉。

  最后的告别。

  蓝色的火焰,熔化了一个男人的一生,熔化了一个家族的秘密,熔化了许多野心与欲望,熔化了我的眼泪。

  直到父亲变成一堆灰土。

  我亲手捡拾父亲的骨骸,装入他的骨灰盒中。

  然后,我轻轻吻了骨灰盒上父亲的照片。

  不管在一年半以前我是否认识他,但至少在我变成植物人的时候,在我获得重生之后的七个月,他就是我的父亲,他爱我,我也爱他。

  晚上,我完全挑起了家庭的重担,招待亲戚们吃了豆腐羹饭,一直忙碌到很晚,最后陪伴妈妈回家。

  白天哭得太厉害了,妈妈已经筋疲力尽。我搀扶着她到床上躺下,始终握着她的手。妈妈喃喃自语,念叨着父亲的名字,我不停地安慰她,直到接近子夜,她才渐渐沉睡过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嘴唇颤抖着叹息一声,才发现自己竟哭不出来了,似乎所有泪水都在焚尸炉里被熔化了。

  等待我的是漫漫长夜,不知怎样才能挨过。随手打开收音机,调到电台节目“面具人生”,传来秋波充满磁性的声音——

  “一年半前,我遭遇一场严重车祸,变成植物人,在医院昏迷了整整一年,竟奇迹般地醒了过来。我回到原来的公司上班,回到原来的生活,却对以前的自己一无所知——我丢失了全部记忆,甚至怀疑我是不是原来的自己,我遇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有人吊死在我的办公桌上,有人给我留下短信后神秘失踪,有人悄悄跟踪我……最近,我被公司裁员了,父亲也不知什么原因自杀去世,周一就要举行追悼会。我感到孤独绝望,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将来会怎样,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自己。但我知道,我不愿向这个世界妥协,不愿与其他人同流合污,不愿沦落到这个极不完美的现实之中。兰陵。”

  这是我的故事。

  我默默地受着收音机,听另一个人的美丽声音,娓娓道出我的故事,我的悲伤和我的绝望。

  这是两天前我寄给秋波的信,没想到这么快就收到了。节目编辑肯定第一时间念给了她听,并迅速翻译成了盲文,由她在今夜的节目里念了出来。

  电波穿越这个城市的黑夜,倾诉盲姑娘——主持人秋波的声音,“兰陵,你的故事让我很感动。那么我也来说说我的故事,许多老听众都知道,其实我是个盲人,但不是天生的,十岁那年以外遭遇了一场火灾,我在烟雾弥漫的老房子里,救出比我大两岁的男孩。为了在烟雾中看清逃生的路,我的双眼受到有毒气体的伤害,当我被消防队员救出来后,就永远失去了光明——不管白天黑夜都生活在黑暗中。那一年的电视新闻里,我失去了光明——不管白天黑色都生活在黑暗中。那一年的电视新闻里,我成了见义勇为舍己救人的小英雄,许多中小学都纷纷展开学习我的活动。”

  听到这儿我彻底震住了,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在我(假设我是高能)十二岁那年,遭遇过一场严重的火灾,抱着我睡觉的外婆窒息而死,而我也陷入昏迷。是邻家的十岁女孩救了我,而那女孩却因此双目失明。

  就是她!

  就是此刻隔着午夜的电波,坐在电台直播间里,这个名叫秋波的盲姑娘!

  我双手颤抖地捧着收音机,听着秋波继续讲述她的故事——

  “我却后悔为什么要救人?当时有机会逃脱的,如果不是为救那个男孩,我不会受伤并双目失明。我不想做什么英雄,也不想接受荣誉,只想要回自己的光明!最初三年,我终日怨天尤人,无法接受成为盲人的现实。十三岁那年,忍无可忍的我决心终结这种生活——跳进了郊区的一个湖泊,当我即将溺水身亡,却对这个决定追悔莫及时,有个少年奋不顾身跳入水中,将我从死亡边缘救了出来。从此我才明白,不是每个人都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战胜困难,只有彼此帮助支持,才能一起搀扶站起来。”

  我剧烈地晃动着身体,抱着收音机躺在床上,接着听秋波说——

  “兰陵,你在信里说你非常喜欢张雨生的歌,又说你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请让我为你播放一首张雨生的歌,记住那句话——我的未来不是梦!”

  电波中又响起那熟悉的旋律与声音,当我是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曾经狂热地喜欢张雨生,现在却完全遗忘了那段记忆。在我最最绝望最最迷惘的时刻,只有听着张雨生嘹亮的歌声,才仿佛梦回真正的青葱岁月,回到那个真正的我。

  你是不是像我在太阳下低头

  留着汗水默默辛苦地工作

  你是不是像我就算受到了冷漠

  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

  没有父亲的日子。

  第五天.

  等待了整个下午,在医学院白色的走廊,困倦地坐在长椅上。模糊的视线里,晃动着一头栗色的长发,还有一双混血的深邃眼睛,如波斯猫般的莫妮卡渐渐凑近。

  “高能,如果你不是高能,你会怎么样?”

  这句悖论让我摇头,“不知道。”

  “你希望自己是高能吗?”

  “现在想来,我倒希望是高能。”我把头靠在墙上,看着窗外阴郁的天空,“如果我不是高能,那我就不是兰陵王第49代孙,我身上也不再具有兰陵王家族的秘密,那么我遭遇的所有恐惧与痛苦,岂不是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吗?白白忍受了那么多苦难,而那些暗中监视我并伤害我的人们,难道都找错人了?最重要的是,父亲是为了保护我,确切地说是为了保护高能而死的,但如果我不是高能,那么父亲不是自杀得太冤了吗?”

  莫妮卡眨着丝绸之路般的神秘双眼,“不管你是高能还是其他什么人,我都会继续帮你。”

  “假设我身上没有秘密?假设我与兰陵王没有任何关系?假设我原本只是个普通人?”

  “不,如果你不是高能,那么你身上的秘密,可能比高能家族的更加重要!”

  后面的小门打开,一个医生走出来说:“可以拿报告了!”

  这是一份DNA比对报告。

  前天晚上,我从妈妈那里拿到了“我”出生化验。在此之前,莫妮卡已经在天空集团的员工资料里,查到了“我”刚进公司时做的体验报告——高能的血型是O型,上午我已经重新化验了血型,再次确认我的血型是AB型。

  我不是高能。

  而高能是O型,他是由O型的父亲与B型的母亲生出来的,所以母亲并没有做过对不起父亲的事,她确实为父亲生下来O型血的高能,而不是AB型的我。

  比血型更准切的是DNA鉴定报告,轻声读出报告上的数据,虽然并不能知道我是谁?但至少可以确认我不是谁!

  现在由基因说话,最公正的末日审判——胎发中所提取的DNA,与我身上提取的DNA经过比对,证明属于两个不同的男性。

  盖棺定论,水落石出,高能是高能,我是我,我和高能是两个不同的男人。

  我不是高能,我是谁?

  思维开始倒流,从现在起按下快退键往后——父亲的自杀——被公司裁员——杭州龙井——读心术——严寒与方小案的失踪——陆海空的吊死——地震时收到的话——七个月从医院醒来——黑暗,一片虚无的黑暗,只有一条长长的通道,不知来自何方,业务不知通向何处?那四宇宙大爆炸的前夕,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只有“无”。

  当这部诡异的电影从中段往后倒退,一直倒回片头字母升起时,我却再也看不到自己,只盛夏混沌的黑暗深渊,那就是我丢失了的记忆?我真正的过去,不是作为高能,而时光作为另一个人?

  我发觉自己又回到了七个月前,回到昏睡一年刚刚醒来后的状态——我是谁?全部都是别人告诉我的,他们说我是高能,我就相信自己是高能;他们说我在天空集团上班,我就相信自己是天空集团的一员,他们说我是个平凡普通的穷小子,我就相信自己是没人要的猥琐男!

  不,这一切都是假的,竟然没有一样是真的!我的名字是假的,我的家庭是假的,我的工作是假的,我的全部的人生都是假的!也许,连这个世界这个宇宙也是假的!

  该死的!我只不过长了一张与高能相同的脸,与他相仿的嗓音,还有相近的体形,除此以外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莫妮卡也抢过报告读了一遍,“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虽然你不是高能,但你可能拥有一个比高能幸福百倍的过去,一个比高能更完美的家庭,一个比高能更成功的人生。”

  就在她看着我的同时,我也从她的混血眼球里,看到了她真实的心理话——

  “他!他居然不是高能!那么就意味着,一开始我就找错了人?是某些人故意设下的圈套,还是比高能更重要的任务,才会顶替了高能的人生?”

  她的这这段内心独白,也再度证实了我的猜想:她原本就是有预谋地接近我,确切地说是为了接近高能。

  突然,我已不再关心什么兰陵王,什么蓝衣社,什么家族秘密了!这些都是高能的过去,与我没有任何关系。至于我为什么变成高能,要么是阴差阳错,要么是天大的阴谋!

  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我是谁?

  “以前所有的线索都已与你无关,但除了一条。“

  莫妮卡突然又冒出一句。

  “什么?“

  “中美太平洋医院,你是在那里醒来的,你现有记忆的源头在那里,只要你的记忆还没有恢复,那里就是你的出生地!”

  “是,我记忆中的第一个人,是那家医院的护士,接着是华院长——”我的目光亮了起来“是他第一个告诉我,我是高能!如果说有谁故意欺骗我的话,那么华院长的可能性最大,他身上的疑点也最多!”

  “中美太平洋医院在杭州的分院,距离高能出车祸的隧道口不到五十米,高能——或者是你,从杭州在的这家分院被转到上海的总院,然后沉睡了一年。既然你不是高能,那么高能又在哪里呢?”

  “明天,我们去杭州!”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

热门小说推荐

  • 圣女的救济-东野圭吾

    最新章节:第十三章
    丈夫在家里遭毒杀,身为嫌疑犯的妻子却有着铜墙铁壁般的不在场证明。究竟是如何下毒的?被称之为神探伽利略的汤川教授再度挑战高难度的不可能犯罪,去证明在那惟有女性特有的不合逻辑思考下设定的骇人诡计!! 而谋杀案的答案竟是“虚数解”—— 从理论上而言可行,但从现实上而言却是决不可能的……

    东野圭吾03-04 完结

  • 沉睡的森林-东野圭吾

    最新章节:第四章【完】
    初登场时为21~22岁,国立T大社会系四年级在学中,剑道部主将,曾赢得全日本选手权优胜,兴趣是茶道与欣赏古典芭蕾。大学毕业后历经两年教员生涯,觉得自己教师失格而转行当刑警(详见《恶意》,其父亲亦为警察)。原任职警视厅搜查一课,之后调职练马署,目前任职久松署。身形高瘦,肩膀宽阔,五官轮廓明显,双眼深邃,尖下巴。因为不吸烟,牙齿非常白,笑容爽朗,然而在搜查现场却是目光犀利。不算能言善道,亦非沉默寡言,性格沉稳严谨而重情重意,具领导气质,但当上刑警后却经常单独行动。虽是文学院出身,对于工科的理化资讯科学等领域也多所涉猎。加贺刑事冷静...

    东野圭吾03-08 完结

  • 秘密-东野圭吾

    最新章节:第四十六章
    她是谁?他到底失去的是妻子还是女儿?大巴滚落山谷,杉田平介的生活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肉体遭受毁灭的妻子,灵魂寄居在11岁女儿体内。自此,杉田一家开始了奇妙的“秘密”生活……

    东野圭吾03-02 完结

  • 禁忌之地-紫金陈

    最新章节:第121-完结
    网络版名《浙大夜惊魂》,名校布局暗合五行,科学泰斗精于风水。仍避不了诡异事件一再发生,校园鬼影憧憧,调查者顺藤摸瓜,正在刚看出端倪之时,却先是被送进精神病院,后身体又沦为小鬼的寄养地。阴谋逐渐浮出,最终却牵出百年神秘组织!他,是否能够逃脱?结局是开放性的结尾,每个人都可以想象,每个人的想法也都是对的。

    紫金陈07-15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