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5章 故梦十年(终)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倾云元年秋日,辽阔的草原上满天枯草一望无际。

一个相貌俊美却清瘦带着几分萧索的中年男子坐在湖边的一座坟边喝酒。抬头看向远处,天空一行飞雁南去,声音仿佛都带着几分萧瑟。

“先生,天色不早,该走了。”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小声提醒道。

俊美男子摇摇头,道:“不走了,今晚就在湖边歇息吧。”

少年愣了愣,原本先生只说这儿景色不错要看一看,虽然他也不知道一个小湖泊和一座荒坟有什么好看的。不过先生既然这么说,他自然也不敢反驳,“那平安去将帐篷撑起来。”

男子无所谓地点了点头,不再理会那少年。

一只手拎着酒壶,中年男子侧首看看身边的坟,抬手将酒洒在了坟前。

他,叫墨子湮,字静渊。这是一个很少有人知道仿佛从从未存在过的名字,更多的人习惯称呼他为……宁谈,宁默言。

转眼间,西越已经统一了天下。他曾经的理想和抱负,终究是实现在了那个年方十六就敢独自一人潜入北汉皇宫找他的少年身上。可惜,他却永远也无法成为倾云皇朝宏图伟业的参与者。

一转眼,已经八年过去了。重回故地,一时间有些恍惚。仿佛,已经过去十八年,二十八年了。从前的那十多年的人生,恍若前世。

他生于华国长于华国,书香门第世家子弟。一出生,他的人生就仿佛已经可以预料了。从小拜得名师,长大之后考取科举入朝为官,平步青云,高官厚禄,若是顺利能够一世安稳,说不定还能得个朝廷的谥封。

年少时他深深以为,如此人生实在是乏善可陈。他想要改变,却又不知该如何改变。然而,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人生的巨变却已经悄然降临。

十二岁,他随先生出门游学,三年后方才归来,迎接他的却是墨家的断壁残垣和一个已经疯癫了的长姐。长姐只比他年长两岁,姐弟俩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极好。所以当他看到浑身污秽瘦骨嶙峋疯疯癫癫的姐姐的时候,他的眼睛顿时就充血了。

但是姐姐早已经疯了,根本问不出来任何事情。周边的邻里更是问不出什么线索,只知道有一天夜里墨家突然就着火了。里面的人一个都没有跑出来。他晚上夜夜潜入已经荒废的墨家四处查找,终于在许多天之后从姐姐原本闺房的位置找到了一块玉佩。玉佩被收藏的很好,并没有被火烧到,玉佩上刻着一个峻字。

宁谈当时便确定,这觉不是墨家的东西。甚至墨家有来往的人中也没有名字里带着个峻字,且用得起这个玉佩的人。后来,他打探到在两个月前,墨家确实来过一个外地人。原本宁谈并没有联想太多,谁知无意间让姐姐看到了那块玉佩。当天晚上原本一直神志不清的长姐竟然清醒过来了,只给他留下了一封短信,握着那玉佩自尽了。

握着那封染着姐姐的血的绝笔信,宁谈欲哭无泪。

何其可笑……

主人家一时好心收留了一个受了伤的外来者,那人却为了图谋墨家传家的珍宝勾引墨家的女儿。被原本已经有将女儿下嫁之意的墨家揭穿之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人夺宝。

那一刻,宁谈的心就被淬上了时间最厉害的毒。他一定要那个人为墨家陪葬,一定要让他死的痛苦无比。

直到两年后,宁谈才知晓了那人的身份。也才明白,他杀人不仅仅是因为恼羞成怒杀人夺宝,更重要的只怕是为了隐藏行迹,以免被人知道北汉皇子竟然暗中潜入华国做那种见不得人的勾当。

北汉皇子…哥舒峻。你有野心么?我成全你又如何?

半年后,北汉皇帝的寿宴上,原本不受重视的皇子哥舒峻献上了旷世奇珍火灵金丝裘,得到北汉皇的赞赏。自此,北汉皇室的储位之争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而外人却不知道,这一切都起源于皇子府一角的小院中那个温文尔雅的俊秀少年。

宁谈在皇子府中一住便是数年,这期间他为个哥舒峻出谋划策无数。亲眼看着哥舒峻一步一步从一个不起眼的皇子成为皇位最有力的竞选者。他甚至和哥舒峻成为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只是…无论什么时候,他的内心都是无比的冰冷的。看着在自己面前因为每一次成功欣喜若狂的哥舒峻,他的内心里只有嘲讽和冷笑。

在他的眼中,哥舒峻只是一个玩偶而已。一个他讨厌的,要捧得高高的然后再狠狠的摔下来的玩偶。

偶尔,或许有些惋惜。如果他们之间没有深仇大恨,哥舒峻或许不失为一个合适的辅佐的对象。

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之中。哥舒峻登基之日,便是他的死期。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却是,哥舒峻开始防备他了。

也并不是没想到,任何一个头脑清醒的谋士都不该觉得主公天生就该百分百信任看重的。更何况是宁谈。但是哥舒峻对他的防备并不相同,哥舒峻开始在他身边安插人手,开始干涉他做的事情。但是宁谈能感觉到哥舒峻并没有怀疑他,依然对他信任有加。只是,哥舒峻想要掌控他!

有一次跟哥舒翰喝酒的时候,哥舒翰无意间抱怨了一句,“皇兄对宁先生真好,不知道的以为你们才是亲兄弟。”

兄弟么?哥舒峻从来没想过要掌控哥舒翰。

直到哥舒峻开始若有若无的阻挠他与年轻女子之间的交往,宁谈才终于有些明白了。对于这种事情,宁谈其实并不在意。比起民风彪悍的北汉,这种事情在华国特别是在读书人之中并不少见甚至以为风雅。但是,宁谈觉得恶心的是这个人是哥舒峻。

他现在就要他死!

他改变了计划,设下了杀局。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可惜最后却被哥舒翰无意间破坏了。哥舒峻却为了保护他而身受重伤,宁谈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并且短时间内不能再动手了。哥舒峻没有怀疑他,但是并不代表他一直都不会怀疑他。更何况,墨家全家都死了,只是死哥舒峻一个人怎么够呢?

等到哥舒峻登基,不顾所有人反对的将他也带入了皇宫。宁谈并没有拒绝,这些年双方都在刻意维持着平衡关系,谁也没有却揭破那一层薄纱。

宁谈静坐在皇宫的一角,看着朝堂上后宫中的勾心斗角。谁也不知道,这个甚至被许多人看不起的年轻人已经不动声色的掌握了多少北汉的秘密,又可以如何润物细无声的影响着当权者的决策。直到,一个少年悄然无声地出现在皇宫里。

“本公子还缺个人帮忙,你要不要来试一试?”少年清瘦苍白,眼神却带着睥睨天下的桀骜。说的话也半点都不带客气,宁谈却不由笑了,“我为什么要帮你?”

少年饶有兴致地道:“本公子很少看见你这么厉害的人,哥舒峻那个猪不配让你辅佐。不过…本公子有点好奇,你明明有很多机会,为什么不杀他?”

宁谈眼神微微一缩,并不答话。

少年在他对面坐下,道:“你不想亲手杀了哥舒峻,又不想放过他?不如你帮我,我帮你如何?”

这来历不明的少年,直觉敏锐的近乎妖孽。

“你是谁,我凭什么相信你?”

少年笑道:“如果你想助哥舒峻,我便是你未来最大的敌人。如果你想报仇,我便是你的盟友。至于我的身份么…你可以叫我云隐。”

“天阙城主。”

“果然厉害,都说你被皇帝关在宫中,消息倒是灵通。”少年扬眉道,“不如听听本公子的计划,说不定你就会觉得有趣了呢?”

他果然觉得有趣,他甚至有点懊恼为什么不早些遇到这个少年。

那一天,那个叫云隐的少年用一个时辰让他接受了天阙城玉衡之位。

十几年后,那个叫云隐的少年成为了倾云皇朝的开国皇帝。

宁谈的眼光从未出过错,可惜…他生不逢时。

再一次见到云隐,已经又过了几年。这一次,他却已经是西越的皇帝了。那身边多了一位美丽温婉的女子。原本宁谈觉得,容瑾这样的人或许会成功,但是绝对活不长。但是看到沐清漪的时候,宁谈想:容瑾的运气还是不错的。

当哥舒峻对沐清漪下手的时候,宁谈就知道哥舒峻的死期到了。或者应该说,他和容瑾真正合作的时候到了。

北汉的布防图,哥舒峻的每一个重要的决策和意图毫无阻碍的传给了容瑾。他毫无破绽的引导着哥舒峻朝着自己想要的方向而去。背叛北汉,他毫无压力。虽然这些年他尽心尽力的帮助哥舒峻巩固权力,但是在他的眼中这些并不是属于哥舒峻的。他只是在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交付之前由哥舒峻代为保管。在必要的时候,让北汉一战而败从此再无重新崛起的力量。墨子湮终究要用自己的方式在这世上留下一笔痕迹。

而容瑾,就是他找到的那个人。

最后他也果然做到了。唯一让宁谈算漏了的便是萧皇后的死以及他的活。他没想到萧皇后竟然会在临死前看破他的算计却选择了隐瞒这个秘密。他也没想到容瑾会特意派人甚至亲自去救他。原本他给自己安排的是同归于尽的结局。墨家人都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墨子湮。即便是最后宁谈活了下来,十几年过去他再也找不回曾经那个单纯的少年了。甚至,都快要忘记了曾经那个满怀仇恨的少年。

那么,就让一切都一起结束吧……

“宁谈?!”

一个震惊的声音打断了宁谈的思绪。

宁谈回头,看到一个有些憔悴却熟悉的容颜。

两两相望却是无言。

永嘉郡主默默地望着眼前的中年男子,八年时间一晃而过,却仿佛并没有在宁谈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萧索和洒脱。倒是比从前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永嘉郡主原本以为再次见到宁谈,一定会冲上去揍他一顿,再不济也要狠狠的抓住他质问。但是此时却什么也问不出口,也并不想问了。

看了一眼洒在坟头的酒水,永嘉郡主平静地道:“宁先生是来祭奠我十一哥的?”

宁谈道:“路过,郡主怎么会在这里?”

永嘉郡主点点头,苦笑道:“我们要走了,我最后来看看十一哥。”

“走?”

永嘉郡主道:“我父王过世了,如今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我会带着不愿意臣服倾云的族人北迁。以后,大概是没有机会回来了。”

宁谈沉默了片刻,道:“保重。”

永嘉郡主定定地望着宁谈,良久才终于问道:“宁先生,我虽不知道陛下当初到底做了什么。但是,他如何待你我却看见了的。你如此对待他,对待北汉还有我十一哥,当真没有半点愧疚么?”

宁谈抬起头看着永嘉郡主,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二十多年过去了,曾经满心的仇恨仿佛也随着仇人的逝去而变得淡然了。

“烈王当我是朋友,我确实对不住他。但是…郡主,每个人都有自己最重要的人和物。当他们被伤害的时候,可有人问过我痛不痛?那个人,可曾有过丝毫的愧疚?若不是我提起,他甚至都记不得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有时候,或许只是你随手伤害的不起眼的人,却是别人的命啊。比起无缘无故被伤害的人,至少他并不无辜。你觉得呢?”宁谈淡然道。

这一次永嘉郡主沉默了更长的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方才道:“或许你说得对。但是…作为北汉郡主,宁谈,我恨你!希望你们今生不再相见,再见便是仇人!”

宁谈抬头看向永嘉郡主,曾经天真俏丽的少女如今已经成熟稳重了许多。看着他的神色间也并没有仇恨,只是宣告这个事实罢了。

宁谈点头,“我知道,此去路远,郡主保重。”

“后会无期。”永嘉郡主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抬手吹了一声口哨。两个骑士带着一匹马从另一个方向过来,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永嘉郡主走过去翻身上马,回头望了一眼宁谈身边的坟头便扭头打马而去。片刻后,茫茫草原的尽头便只剩下几个越来越小的影子了。

“先生,先生,帐篷搭好了。那位姑娘是谁啊?”少年有些跑过来,有些好奇地问道。

宁谈道:“故人。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东西都收了咱们也走吧。”

“……”少年呆了呆,连忙问,“先生,我们去哪儿?”

“去倾云皇城看看吧。”

“好勒。”少年毕竟年纪小,整日跟着宁谈在人烟稀少的地方走动,早就觉得无聊了。

看着少年兴奋地蹦跳着去收拾东西,宁谈再次望了一眼永嘉郡主离去的方向。夕阳西下,茫茫草原一望无际。

“后会无期。”

《盛世谋臣》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嗨看把(hikanba.com)小说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嗨看把(hikanba.com)小说网!

上一篇 · 章节列表 · 下一篇没了

热门小说推荐

  • 簪中录-侧侧轻寒

    最新章节: 第186章 二十一永生永世(三)
    一夜之间,她从天堂跌落地狱,从名满天下的才女变为毒杀全家的通缉犯。朝堂之上,他贵为皇子,却身受诅咒,周边时刻埋伏巨大谜团,死亡萦绕不褪。他成了她的主人,两人抽丝剥茧,探寻谜底,真相就在眼前,但又难以触摸。簪中录小说是侧侧轻寒所著古代言情小说。小说描写了女神探黄梓瑕从被人诬陷的罪犯到夔王府的太监,通过调查案情终于洗清冤屈成为了夔王妃的曲折离奇经历。簪中录小说改编电视剧《青簪行》,由杨紫、吴亦凡主演。

    侧侧轻寒05-15 完结

  • 娇娘医经-希行

    最新章节:第679章 认亲
    程家的傻子丫头突然会治病了?而且非必死之症不治?这是神马操作! 她的病人来头越来越大,病也越来越古怪,但是她总是能够治好?这里一定有古怪! 不和自己医治过的病人成亲?这是什么理由?这里一定有问题! 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一问名字就昏迷不醒?这是什么? 那我就去找到你的名字,把你叫醒!程昉,快醒醒! 醒来你就是我的了!

    希行07-27 完结

  • 玉氏春秋-林家成

    最新章节:第309章 结局
    她是玉紫,一个职场打拼的女人 她穿越到被人害死的鲁姬身上 自此拉开了战国武器制作时代的序幕…… 她有着清丽的面孔 她没有超出常人的智慧, 有的,只是生存的本能 在这乱世中,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 就要用自己的能力 为自己谋一席之地 创绝世武器,靠三十六计 她活了下来,她困住了赵太子的心 她成了赵国的皇后,她成了赵王唯一的女人 世人称之为“玉后”……

    林家成07-28 完结

  • 大清相国-王跃文

    最新章节:《大清相国》书评:“大清相国”陈廷敬的为官韬略
    完美大臣陈廷敬辅佐康熙长达半个多世纪,成为康熙朝的一代重臣。历经明珠被削权罢相,索额图身死囹圄,徐乾学去官之后郁郁早逝依然深受康熙信任,当中有何奥秘?

    王跃文09-04 完结